半捻桃吟

【翔叶】谁是助攻



(1)

  叶修的手正按在鼠标上,另一只手跨过他的脖子,努力去够键盘。


  “看明白了吗?孙翔小朋友。”叶修说。


  孙翔被半压在椅子上,根本不敢动,发顶已经碰到叶修下巴。


  “能看到……就怪了……”孙翔气若游丝。


  “你今天好像有些不在状态啊。”叶修疑惑道。


  孙翔心中一吐为快的冲动被一种骄傲的感情遏止了,他闷闷的说了句:“你今天不要跟我说话。”


  “我干什么了我?”叶修问。


  孙翔却是直接伏在了桌上说:“你让我安静一下。”


  叶修摇头叹气道:“那你安静一下吧,不舒服要及时和我说。”


  孙翔不回答,留给他一个倔强的后脑勺。


  训练室里的其他队员都带着耳机,并没有听到他们短暂又小声的交谈,神色如常的操作着。叶修越过孙翔,走向周泽楷。而周泽楷见他来了,取下耳机,抬头看着叶修。


  “小周很棒,一点失误都没有。”孙翔听到叶修说。


  他虽然和所有人一样带着耳机,却并没有开声音,这句话听得清楚。而他期待着周泽楷和往常一样沉默,最好不要理叶修,一个“嗯”字也不要说。


  “这里,我,不太明白。”周泽楷指着屏幕某处说。


  叶修从后面拿上他的鼠标,左手伸向键盘,像刚刚指点孙翔那样。周泽楷认真的看着,突然又听到叶修说:“小周你头低点儿,我看不见屏幕了。”


  周泽楷于是稍微偏了偏头,两颗脑袋挤在了一起。叶修问:“会了吗?”


  周泽楷点头:“会了。”


  “继续努力。”叶修鼓励道,转而走向下一位队员。


  “前辈辛苦了。”周泽楷说着,一边戴上了耳机。


  孙翔毫不犹豫的站起来,从训练室里走了出去。


  “他干嘛?”正在接受教育的方锐问。


  “闹情绪了吧。”叶修无奈道,“等会我去看看。”



 (2)

  孙翔本来想回宿舍呆着,在电梯门前呆呆的站了半天,最后门开了,他又不愿进去了,只觉得室内的空气燥热沉闷,扭头向着室外走去。国家队集训的地点从B市改到了L市,算不上大城市,但是环境很好,天很干净,附近的公园有小孩子在放风筝。


  周泽楷堂堂枪王,还需要叶修来教他怎么玩枪?这也太可笑了,说不是故意的谁信呀?更生气的是为什么叶修在指导黄少天的时候,直接跟他坐在一张椅子上了?难道黄少天不能站起来吗?两个大男人挤在一起,像话吗像话吗?


  孙翔愤怒的想。


  当他无知无觉的走进公园,眼前却赫然出现了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树枝上系着无数红色布条,在风中温柔的飘舞。树下几对情侣依偎着,像一簇纤细的白绒小蘑菇。


  “要写一张吗?小伙子。”苍老的声音问道。


  孙翔看过去,慈祥年迈的老人手上拿着一把红布条,笑着看他。


  “这是什么?”孙翔说。


  “这是心愿树,很灵的。把愿望写在上面挂起来,就很可能会实现噢。”老人说道。


  孙翔向来是不信这个的,一个常年和高科技产品打交道的电竞选手当然是相信科学多一点。但这树下微风习习,安恬宁静,倒是让人想要抱着祝福的心态写一张,成与不成,听之任之,仅图个开阔明朗的好心情。


  孙翔要了一张,道了谢,拿了笔坐在小石凳上不知道写什么。他脑子里第一时间像是被询问到了什么重要的选择,排名榜首的答案呼之欲出。可终究还是犹豫了,觉得草率又不安,最后仍旧一字未写。


  想要实现的心愿是什么呢?


  想要实现,也就是没有实现,或者不能实现。孙翔能力强,又绝不缺乏努力,很多想要的东西都可以靠自己争取,不需要靠这种虚无缥缈的祈祷来获得。他根本不屑许什么:下个赛季轮回冠军之类的愿望,在孙翔看来,这就是对自己实力的不自信。


  那该写什么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事呢?我的愿望是世界和平?这也太空泛了;我希望自己能活一百岁?那不行,孙翔自以为能活一百二十岁;我希望能再长高二十厘米?不用了吧我都一米八了……


  想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其实孙翔很清楚他想写什么。只是他嘴上不服输,心里又不敢认罢了。回过神来,他觉得自己真是太傻了,自己写什么,又有谁看见呢?


  他们都在忙着训练,叶修就更加忙了,说不定还要忙着睡到喻文州怀里教他玩术士呢,哪有空理叛逆期的小朋友。所以孙翔想道,我写什么又有谁知道呢?我今天就要写,孙翔当上国家主席。


  哼!让我看看这树灵不灵吧!结果他提笔,刚写了个“口”字,就有人从后面不轻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


  “在写什么呢?”那人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孙翔惨叫道,忙迅速的把布条攥成一团。当时他除了慌乱和惊讶,还有一个清晰无比的念头。


  这破树,还真的挺灵啊。



 (3)

  “你闹什么脾气呢?”叶修问。


  “我没有在闹脾气。”孙翔说。


  “那你以后也别一个人跑出来知道吗?大家都在担心你。”叶修严肃的说。“我们是团体,稍微有点集体意识吧,孙翔大大。”


  孙翔张了张嘴,而后低低的“嗯”了一声。


  叶修抬头看了看头顶错落有致的红布条评价道:“你来这干嘛?求姻缘啊?”


  果然是老年人俗气的认知!红的就是姻缘吗!太愚蠢了!孙翔想。“这是愿望树好吗?你不懂可不要乱说啊!”


  “所以你刚刚在写什么呢?”叶修笑道。


  “我干嘛告诉你?”孙翔鄙视着老年人的八卦心态。


  叶修也不在意他的白眼,说道:“吃饭了,回去吧。”


  孙翔沉默了一会,音量可疑的小了许多:“你不生气?”


  叶修说:“我干嘛生气?”


  “就…今天这事。”孙翔小声说。


  “又不是什么大事,我干嘛生气。”叶修笑,“压力大了朝我发火可以,不要影响比赛。”


  他语气很温柔,不计前嫌、明月入怀的那种温柔。但是这反效果的,让孙翔愧疚的想起了他刚到嘉世时对叶修说的话。太扎心了,夜深人静,大脑自动播放:“放手吧叶哥、退休吧叶哥、过时啦叶哥、老了吧叶哥、第一陪练啊叶哥、不好意思啊叶哥……”无限循环,自动鬼畜,堪比宇宙第一精神武器。


  “叶修。以前的事,对不起。”孙翔说。


  这句话他来到L市辗转反侧失眠多夜也没能说出来,不是他不敢,是因为没有机会。叶修日常除了跟着队员一起训练,就是泡在电脑前面研究新打法,带着个耳机,叫他出来玩玩桌游都听不见的那种。


  “我接受了。”叶修严肃的说。

 


(4)

  没想到叶修这个絮絮叨叨的老年人,一回去就把心愿树的事情昭告天下,害得众人跃跃欲试,约好前往苏黎世前组队去玩一玩。十四个人轻车简从的偷溜出来,获得守树老人和蔼的微笑和红布条x1套餐。


  “你写了什么?”肖时钦问喻文州。


  “说出来就不灵了。”喻文州笑着说。


  苏沐橙踮起脚尖把写好的布条系在了垂落的树枝上,听见叶修在后面喊道:“沐橙,太低了!高一点才灵!”


  “我才一米六七!!”苏沐橙愤怒道。


  “哈哈,”叶修笑道:“小周帮帮她!”


  周泽楷点点头,走过去把那布条系在高处。


  “我们也去挂吧?”叶修问身边的孙翔。


  孙翔以为他要偷看,忙捂住自己的字说:“我没有写完!”


  “你写了什么?”叶修又问了一模一样的问题。


  孙翔恼羞成怒道:“说出来就不灵了!”也是给出了一模一样的回答。


  “那你陪我去挂吧,你挂得高一点。”叶修说。


  孙翔没有回答,身体却很诚实的站起来,两人捏着自己的布条向大树走去。今天风大,只是一个不留神,两人的布条都被吹落在地。


  叶修弯腰去捡,却被孙翔快速的动作抢了先。他涨红了脸,把布条递给叶修,然后迅速的把另一条塞到了自己口袋。


  “干嘛?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叶修鄙视道。


  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我写的“叶修喜欢我”难道能给你看见?能吗能吗?


  “看见就不灵了!”孙翔固执的狡辩道。


  “难道你没有看到我的吗?”叶修反问道。


  “我没有!翻出来的是背面!”孙翔正直的说!


  叶修哼哼的笑了两声,把稍微变得有些皱的布条抖了抖。他抬眼回顾了一下上面的内容:“这个愿望最好还是实现,要不然你就是整个中国队的罪人。”


  孙翔“切”了一声,叶修这家伙写的什么一点都不难猜,无外乎是中国队的胜利嘛!这种凭实力的事,他才不屑用运气加成来赢!


  走到树底下,叶修看好了一处高高的树枝,指示孙翔挂在那里。“你会不会偷偷看?”叶修慢悠悠的问。


  “绝对不看!”孙翔怒道。为了证明清白,他扭头直视着叶修,摸索着把那布条系了上去。


  叶修笑呵呵的掏出烟,“辛苦了,你也要快点把你的挂上去哦。”这家伙溜达溜达,跑到看不见的小角落抽烟去了。


  孙翔呼了口气,他的哪能这么快就挂上去,被发现了岂不是公开处刑?等到最后一个人挂完,他才犹犹豫豫的走了过去。


  最后一个挂的人是黄少天,他在狭窄的布条上写了将近400字,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孙翔你还没挂?”黄少天问。


  “刚才没想好。”孙翔说。


  屁嘞,明明你刚拿到就写好了。


  “那你快挂吧,我们要快点回去了。”黄少天催促道,而后识趣的走开了。孙翔这才放心下来,伸手去掏自己那张。等他看好了自己的位置,把那布条往上挂时,他发现那字迹不是他的。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内容也不是他的。


  “中国队冠军”,上面写着。

 

 

 



END


结婚吧叶哥!




 

 


评论(14)
热度(258)

半捻桃吟

再也没有遇见比你更好的人。






===我是桃!纯食爱好者,墙头非常少😊希望圈子里的大家都能不拉不踩不比不ky 开开心心产粮吃粮😘做一个快乐的叶粉姑娘♡

© 半捻桃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