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捻桃吟

【喻叶】 志得意满

***对不起我昨晚昏头导致烂尾了,我这就爬起来改o(╥﹏╥)o


喻文州15岁那年,跟着父亲来到H市。




喻父是G市市医院某内科著名的主刀医生之一,去H市的目的是参观指导和学习。按理说这只是父亲无数次出差中的一次,没有带着儿子一起来观光的道理,但是喻文州还是跟着来了。

 

喻文州从小就在G市的医院长大,是父亲执意要把他带在身边的。他懂礼貌,又打扮得干净漂亮,医院里的护士和工作人员大多都对他关爱有加。护士姐姐休息的时候最喜欢跟这孩子逗趣,虽然笑得比较开心的人并不是喻文州。

 

他站在父亲身后,看见前面的病房里被拉出一人,盖上了白布,后面跟着两个大哭不止的中年人。病房里的人都缄口不言,好像害怕说话的声音会引来没有走远的死神。

 

喻文州的生死观念非常清晰,作为一个常年行走在生死边缘的医生的孩子,一定耳濡目染的受到了残酷又理智的灌输。他清楚死亡就是一个万物都逃不掉的生理过程,不管怎么努力,活人都挣不开这个离奇又无理的怪圈。

 

他见过时日不多的枯槁,见过花期短暂的朝露,见过了最沉重的悲哀和遗憾。不过他至始至终都只是一个无关的旁观者,所有一切对他而言,只不过是一个生动的例子,或者无聊的数据。

 

他不冷漠,但很冷静。他不同情,但他理解。

 

喻文州自信,就算亲人猝然离世,自己也能迅速的接受现实,梳理情绪,完美的将损失减小到最少。因为所有眼泪都是为了自己流的,死者不需要、也收不到你的悲伤和忏悔。

 

所有的羁绊,单方面的结束于死去那天。

 

 

 

15岁的喻文州在H市医院的走廊上看见两个人,女孩抱紧了男孩的手臂,用尽了力气恸哭。她太脆弱也太虚弱,每个人都能怜惜的拥抱她,除了那个躺着的人。

 

喻文州对这一幕已经习以为常,他甚至无聊的猜测了一下,这两人可能是兄妹关系,他们的母亲死在了事故中,将所有的惊恐和绝望留给了她的孩子。

 

当喻文州无动于衷的走到尽头,手已经摸到了楼梯的扶手,这时,他看见了那个男孩的脸。

 

他坚强的站在妹妹身边,像一堵无声又高大的墙,允许她暴露出自己的要害。风雨在墙的背后,让他将自己的痛苦直面灾厄,而妹妹却能依偎到最温暖的另一面。男孩的眼睛比任何星空都要深邃,却也比任何湖水都要悲哀,他就是广阔的世界,完美的衔接了深情和勇敢。

 

喻文州为那个男孩那一刻的样子惊艳了很久,

 

一直到他看见了苏沐橙和叶秋的脸。

 

 

 

喻文州记忆力优秀,在看见他们两个的第一眼,他就肯定,这就是当初在H市的那一对“兄妹”。

 

那么,意气风发的斗神,也曾经像被淋湿了的雏鸟一样凄惨吗?

 

喻文州不知怎么的,在对前辈的敬仰中又生出了别的感情来。他好像保守了一个重要的秘密,但这个秘密却又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坏东西,反而在苏沐橙的黑暗里发着光。可喻文州就是不愿意让其他人看了去,不愿意让这个秘密与多一人分享。

 

紧接着喻文州又被自己吓了一大跳,他从未出现过这种微妙的情绪,从来都稳重而冷静,不需要鲜活的奖励。他不需要任何人来证明自己,从容、镇定、自信。

 

但是面对这位偶然瞥见的前辈,他却莫名其妙的多了几分喜悦来。

 

太不应该了,他讨厌掌握不住的任何事。但是对于一个刚刚萌生的、年轻又可爱的新鲜感情来说,没有人舍得把扼杀喜悦。

 

十分之九的理智叫他赶紧远离,否则肯定会一脚踩进战术大师的窟窿里;十分之一的不理智求他留下,扯着他的袖子,可怜巴巴的诉说叶秋的一百个优点。

 

喻文州无情的想,少数服从多数。

 

 

 

可惜这世上,联想是事实的最大敌人。就像你看到英语书,就忍不住想到杀气满面的英语老师。喻文州看着叶秋打比赛,那点被压迫得几乎要销声匿迹的不理智又趾高气昂的蹦出来,往《叶秋的一百个优点》里面再多加一条。他实在是忍无可忍,却又享受着扑面而来、斗神专属的战斗素质的熏陶,没办法拉下脸来把这个讨厌的小东西一脚踹出去。

 

好的,那我们就姑且相信,真理总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

 

 

 

喻文州向叶修发送了好友申请。

 

一分钟过去了,叶秋还没有同意。

 

叶秋不同意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他这么多粉丝,要是每个人都同意,那列表不是早就满了吗?他本来就不应该同意,同意了才奇怪。而且人家叶秋认识你吗?你是谁呀,凭什么就要同意了?

喻文州非常清醒的告诉自己。

 

两分钟过去了,叶秋还没有同意。

 

叶秋有在看QQ吗?会不会是去做别的事了?他应该还是认识我的吧,黄少天没有向他提过我吗?魏前辈没有向他提过我吗?应该提过吧,叶秋应该还是有印象的。

喻文州非常清醒的告诉自己。

 

三分钟过去了,叶秋还没有同意。

 

肯定有问题。叶秋不可能不看QQ。现在是休息时间,他怎么会不看看QQ呢?难道看了不想理吗?怎么会呢?太不正常了。

喻文州非常清醒的告诉自己。

 

等十几二十分钟过去了,叶秋那边依旧没有任何动静,喻文州这边已经完全凉了,凉得像一条没有了梦想和期待的咸鱼。

 

二十分钟不同意,那就没有希望了。

……喻文州非常清醒的告诉自己。

 

 

 

叶修最后还是同意了,据他本人解释,黄少天刷屏了,所以索性忽略一切消息。

 

喻文州非常冷静的关闭对话框,强迫自己的笑容马上垮下来,否则就太不像他自己了。但是他还是忍不住嘴角上扬,忍不住反复点开好友列表,看看那个一叶知秋的头像还在不在。

 

所以你真的冷静吗?

 

 

 

喻文州没有说过任何出格的话,他保持着完全谦虚的后辈语气,向一个前辈请教战术和打法。他的头脑在和叶秋聊天时保持着绝对尖锐的清醒,每一次都能完整又独立的表达自己的见解和疑问。叶秋说,你这小孩不简单。

 

喻文州想,我非常有自知之明,我不会因为听了你这句话就沾沾自喜。

 

然后他就迅速把那句话截图,存在一个仅自己可见的相册里了。

 

所以你真的没有沾沾自喜吗?

 

 


喻文州以为,他们可以互相了解,互相接近,再以一个合适的机缘突破这层窗户纸,默契又熟稔的给对方一个拥抱。结果,他等来了一个叶秋退役的消息。

 

他知道嘉世的情况,也知道叶秋的情况,但是他没有想过叶秋会退役。

 

当时黄少天完全不接受的在宿舍里大喊大叫,恨不得抓住哪个可怜的新人就大声的给他灌输自己和叶修关系超好的一百个事实,再怒喷嘉世一百句脏话。喻文州却沉默了,他想到他的童年,看着别人哭泣的童年。

 

他以为他会冷静,会理智,会把一切都迅速整理得井井有条,但是没有。他嗓子里好像堵着一颗顽石,偏偏生了狞恶的犄角,要他如鲠在喉,要他进退两难。他吐不出,因为他从来就没有痛快的发泄过自己的情绪,他也吞不下,因为他一时间根本无法接受事实。所以他只能沉默,装作从前那个冷漠旁观的喻文州。

 

他好像终于懂了死者家属的心情,根本不可能有一点余地去想如何及时止损。他只能无比消极的一直重复着:我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

 

他又想到15岁那年,在H市医院里看到的叶秋。他扛着过去,扶着现在,又坚强不息的走向未来,残忍又温柔,理智又豪迈,正是他无数次纠结的问题的标准答案。




黄少天觉得他们队长一定是疯了。


发现他去帮嘉世战队前队长打BOSS,不仅没有生气,还温和的冲他笑。


笑就算了,被骂手残,还是没有生气,笑得更开心了。


有一天黄少天偶然看见喻文州手机页面,惊恐的发现,他和叶修有了个巨轮。列表显示他们两个最后一句聊天记录是“晚安[月亮]”,也不知道是谁对谁说的。黄少天用他一百个亿的IQ猜了一下,会发这种表情的肯定是他们队长。


再然后,喻文州的听觉开始被设置了敏感词,【叶修】【叶秋】【君莫笑】【叶】这一类全部被打上标记。有一次黄少天又开始给卢瀚文传授他和叶修不得不说的一百个故事,被闻风而至的喻文州窃听了半小时。


“他这个混球,退役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叫我打BOSS却理直气壮!不过他谁也没叫,光叫了我,可以说是……”


“可以说是非常感人的友情了。”旁边的喻文州强硬打断。


黄少天被吓得头皮发麻,惊恐的看着凭空出现的队长。


卢瀚文一看自己的耳朵获得了解救,感激涕零的准备开溜,背后的喻文州慢悠悠:“别走,让我来纠正一下少天。”


“首先,他不叫我,是因为那个本用不着控场角色,并不是因为你很重要。”

黄少天:???


“还有,他并没有跟你联系密切,是你单方面的讲了很多而已。”


“最重要一点,我现在才是和他世界第一好了,我们有了爱情的巨轮。”


黄少天面无表情:“嗯嗯,晚安月亮。”


喻文州:?




被洗脑了几个月的卢瀚文含泪发言:“如果有来世,我一定不会来蓝雨报名。”



……

 

 

叶修躺在床上,几乎要被旁边的人玩弄得没有多余的力气。他想到这个人曾经帮他说过一句话:“以叶修在荣耀全圈的地位,竟然会落到这般田地,我想所有职业选手都会对嘉世战队感到寒心。”

 

于是他情急之下,直接照搬照抄:“以叶修在荣耀全圈的地位,竟然会落到这般田地,我想喻文州选手第二天就要没有老婆了。”

 

喻文州笑得春风满面:“不会的,叶修很爱喻文州的,你可不要乱说。”

 

叶修佯装恼怒的瞪了他一眼。

 

苏黎世的夜空布满了星星,明天一定是个晴朗的好天气。

 

 

 

end

 

 


小喻同学你怎么追的,告诉我们一下呗_(:з」∠)_

 

 

 

 


评论(15)
热度(186)

半捻桃吟

再也没有遇见比你更好的人。






===我是桃!纯食爱好者,墙头非常少😊希望圈子里的大家都能不拉不踩不比不ky 开开心心产粮吃粮😘做一个快乐的叶粉姑娘♡


非常感谢大家的评论!哪儿的神仙才生的出这种小天使qwqq


头像来自点水七太太的wb!!叶猫猫太可爱了^q^

© 半捻桃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