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捻桃吟

【喻黄叶】谁是他梦中的少年

 

●喻黄叶

●又名:其实我才是弯逼

 

 

黄少天喜欢叶修前是个小弯逼,喜欢叶修五年以后,变成了一个大弯逼。

 

真正的gay总是能很快的把想睡的人睡到手,或者很快的结束和对方的朋友关系,因为他们一般来说忍不住要骚要浪,直白又委婉,抢男人的手段都是职业级别。

 

但是黄少天没有。他虽然没有破裂和叶修的友谊,但是也没有睡到叶修。

 

说得好听是稳重保守,

 

说得不好听就是,怂。

 

他还不了解叶修吗?你骂他,你们还是好朋友。你借钱不还,你们还是好朋友。你在竞技场把他打败了……并没有这种可能。

 

但是如果你表白了,那完蛋,他拒绝你的概率是80%,然后对你愧疚的概率是99%,最后看见你就躲着走、使出八年躲镜头躲记者的超神走位躲着你的概率是100%。

 

不可以。

 

黄少天没有悸动过么?没有勇敢过么?没有拍案而起过么?怎么可能。都憋了五年了,如果五年前在一起的话,他们的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

 

但是比起那个突破人类生理构造和大脑认知的孩子,他还是更害怕,友谊的小舟被大风吹个四分五裂,从此沉沉入海,一无所有。

 

他这么爱叶修,怎么可能让顾虑顺着风吹到叶修脸上,再打着爱情的幌子把他置于被唾骂的风口浪尖?道德不允许指责叶修,自己的爱也不可以。

 

太艰难了。单恋的每一秒,都是卡在沙漏里的沙块,亲眼看见自己痛苦的破碎,还要随着节拍数一数,到底要被拉扯分裂多少次。

 

他太清醒也太明白,他站在一片怎样的土地上。

 

多数人冷漠而厌恶着,把同性恋当做避之不及的洪水猛兽,非要一个个抓住钉在十字架上,才心满意足的吸干他们的血;

 

少数人嬉笑而盲目着,将同性间的恋情炮制成帽子,涂上侮辱的颜色,打着玩笑的旗帜,恣意又冷血的挥霍着幸存者们的尊严。

 

他们是无处不在、无往不利的毒液,柔软的皮肤挡不住毒牙,只要一次不经意的啃咬,就可能让一个人成为痛苦的傀儡,从此以后没有余地也没有权力的苟活。

 

黄少天想:我可以喝毒液,但我不能喝毒药。

 

如果观念是毒液,那叶修的观念就是毒药。路人可以指责他,家人可以排斥他,友人可以孤立他,但爱人不行。

 


喝下毒液还可能活。

 

喝下毒药不可能。

 

 

我太爱他了,我不能没有他。

 

他拿不准叶修的想法,也根本不知道一个十年不谈恋爱的黄金单身贵族到底是什么样的性取向。而他早就塑造得雷打不动的人设又根本不允许他说出服软和哀求的话,

 

——黄少天人设,一个核聚变型向日葵男孩。

 

 




世邀赛夺冠的那个夜晚下了暴雨。

 

黄少天躺在床上,理所当然的失眠了。说是雷声大也好,说是夺冠了兴奋也好,说是喝了点酒比较上头也好,反正他亲爱的室友方锐已经睡死过去。

 

方锐也夺了冠,方锐也喝了酒,方锐头顶上也是苏黎世正在下雨的天空,所以你是哪门子的理所当然?

 

 

黄少天坐起来玩手机,短信息那里浮着一个鲜艳的红点,点进去有一百多条未读消息。每一条都是祝贺他夺冠的,并没有什么点开的价值。

 

除了一条:

 

     你喜欢叶修么?

 

是一条不认识的号码。

 

他本来还晕乎乎的,像一个充了气又呲呲往外漏的塑料袋,看了这几个字,浑身的血管都拿到北极给熊展览了一圈。他明明是靠着床的,却觉得有条细腻又冰冷的舌头一寸寸舔过了他的脊梁。他的血液在沸腾,温度却低得可怕,整个人像一具冻住了的浮尸,没有多余的力气再握住手机。

 

不可能的,他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也从来没有旁敲侧击过叶修本人。他敢打赌,不可能有人知道。

 

黄少天咬着仅剩的理智,迅速回道:

 

  我是男的。

 

他本来不应该在意这种陌生人的号码,这次却意外的回了。像是被戳中了要害似的,急匆匆的夺回被踩住的尾巴。

 

那边安静了一会,又来:

 

  我知道。所以你喜欢他吗?

 

黄少天拨了这个号码,但是直到断,对方也没有接。因为方锐已经睡了,他没有开免提,将手机贴在耳朵上,听着索然无味的铃声响到挂断。

 

他的铃声是特意找人定制的,来源于一首粉丝为他制作的剑圣主题歌的片段:

 

你驰骋于深海与大地

是我永不匹敌的自由不羁

剑斩不断你的无畏

圣洁而忠诚的歌声不息

 

是一曲别出心裁的藏头诗,

 

“ 你 是 剑 圣 ”。

 

夜雨声烦像歌里唱的一样,是无人可当的英勇剑圣。而他的主人也是个无畏无惧、无忧无虑的阳光少年,没有云烟能拦住他,没有牢笼能困住他。

 

……不是这样的。

 

剑圣也是人,剑圣也想娶老婆。

 

就算叶修和别人在一起了,他也绝不会让叶修也落入和他一样的窘境和痛苦中来。老叶这么好一个人,他凭什么呀?没有人有义务对他的爱情负责,除了他自己。

 

  我不喜欢男人。

 

黄少天回复。

 

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是怎么知道的,我都不允许有人借着我的名义来伤害叶修。这一点没有余地。

 

他突然觉得自己像守护公主的骑士,苦心战斗了多年,也傻乎乎的觉得值了。

 

对面又回,

 

  我想也是。

 


黄少天想象着,高塔里和叶修有着一模一样的脸的公主,被毫无知觉的守护在身后,不需要面对战争和冰冷——公主的世界里,红色不是血,是鲜花;黑色不是焦土,是胸前的黑曜石项链;声音的不是哀嚎和呻吟,是铺天盖地的欢呼和祝福。

 

那就够了。

 

骑士与他的剑,背负着这样的职责。

 

胸前的血液被重新烫起了泡,埋怨又鼓励似的涌流起来。

 

他不再回复,关去了手机,躺下来凝视着昏暗的天空。

 

雨停了。

 

 

 

 

喻文州是中国队的队长,于是顺理成章的和领队叶修分在一个房间。

 

他们的房间还亮着灯,两个人好像丝毫没有睡觉的意思,都在等着一个人的信息。

 

叶修还是那副懒散又毫不在意的欠扁模样,谁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毫不在意;喻文州坐在他旁边,笑容里结着带血的冰渣。

 

叶修喜欢黄少天五年了,喻文州一直都知道。

 

因为他也喜欢了叶修,整整六年。

 

喜欢一个人,一举一动都被解剖过,眼睛看不见真心,但是心可以。真正放在心尖上的人,你甚至能嗅到他吸引你的芬芳。

 

但是你的玫瑰,不一是为你而开的。它被露珠亲吻过,被晨曦赞美过,被艳阳爱抚过,被落日邀请过,它美丽又迷人,在你见过的每一面。

 

喻文州看见叶修的眼睛,黑得太深太深,里面清晰的倒映着他的朋友。

 

黄少天。

 

他年复一年的问叶修,你愿意接受我吗?

 

叶修很诚恳,非常直接的告诉他,

 

我喜欢少天。

 

喻文州一点也不怕失败,他失败了很多次,被挫伤了很多次,被打击了很多次,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温柔又有耐心,也有自信等得到叶修放弃。因为黄少天很明显是个不懂这些的钢铁直男,就算他暂时被喜欢着,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坚信着自己的爱,必定比任何深埋于地底的美酒更悠长。因为他的爱人是那样优秀,那样的合适,他可以等,也一定会等。

 

六年了,一日复一日,一年又一年。他的追求不热烈,却足够真诚;他的恋情不顺利,却足够期待。他悄悄的种下了种子,终于在六年后长出了足以绊住叶修脚踝的藤蔓。

 

叶修喜欢黄少天五年,但是对方好像对他一点意思也没有。

 

“文州,最后一次,让我问问他。”

 

叶修拿起了叶秋一定要让他带上的手机,给心中熟记的那个号码发了条信息。

 

-你喜欢叶修吗?

-我是男的。

-我知道。所以你喜欢他吗?

-我不喜欢男的。

-我想也是。

 

喻文州好像一个被起诉的犯人,等待着他最后的审判。在等待黄少天回复的每一秒,他的心里都有从未有过的嫉妒和不平。他害怕黄少天的任何一个字,都能使他功亏一篑。

 

幸好,没有。

 

黄少天真的是个钢铁直男。

 

叶修亲吻了他,虽然他们今天才正式在一起,但是从前的六年,他已经在心中默默预演过无数次。




喻文州没有料到的就是黄少天会回拨,在他看来,黄少天根本不喜欢叶修,怎么会对这种空穴来风式的质问上心呢?更遑论给这个奇怪的陌生人回拨。于是他听到了叶修的手机铃声,是那首剑圣的角色歌:


……

你驰骋于深海与大地

是我永不匹敌的自由不羁

剑斩不断你的无畏

圣洁而忠诚的歌声不息

……





end


少天,都怪你藏得太好了……(╥﹏╥)








 



评论(18)
热度(180)

半捻桃吟

再也没有遇见比你更好的人。






===我是桃!纯食爱好者,墙头非常少😊希望圈子里的大家都能不拉不踩不比不ky 开开心心产粮吃粮😘做一个快乐的叶粉姑娘♡


非常感谢大家的评论!哪儿的神仙才生的出这种小天使qwqq


头像来自点水七太太的wb!!叶猫猫太可爱了^q^

© 半捻桃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