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捻桃吟

【all叶】叶将军今天也想打人


● 杀手(们)x目标



排名第三的杀手黄少天和第六的喻文州接到来自同行嘉世的委托——暗杀一位普普通通的叶姓公子。

黄少天看到委托人的第一眼就大骂:“嘉世不会自己杀吗?他们不是有排名第一的叶秋吗?存粹消遣我们吧!有病!”

喻文州也觉得杀个肥头大耳的富家公子哪用得着委托蓝雨,于是上门讨个说法。嘉世的二掌门刘浩出来解释说:“这人也姓叶,我们叶哥说下不去手。”

……于是他们就接了这个委托。

两人在叶公子的府邸周围看了看半天,发现只有几个守门的家丁。那就更好办了,进去把人杀了,再把值钱的都带走。两人甚至没有用上什么轻功,光明正大的从正门闯了进去。

黄少天率先捅破了窗户进去,喻文州听见他在里面大喊了一声:“值钱的全部留下!长得好看的也留下!说的就是你!走什么走!”然后就是一阵掀桌踹椅的声响。

本来里面这人就是娇生惯养的大公子,怎么可能反抗得了武功第三的黄少天呢?想也不会,喻文州这便慢条斯理的翻了进去:“对,全部交出……?”

只见黄少天被按在桌子上,那叶大公子一双戏谑的笑眼望向他:“先等会,你是家弟交代过来保护我的保镖吧?待我把这贼人打一顿。”

喻文州:“是的,没错,就是我。”

然后他就被叶大公子请到椅子上,亲眼目睹了同伴黄少天被暴打的全过程。

叶大公子拍了拍手,立刻有好几个家丁冲上来把黄少天绑了。黄少天被麻布塞上了嘴,墨黑的眼里全是英雄般不屈不挠。可惜他现在这个样子确实称不上什么英雄,倒是像一只饱满的大粽子。

叶修这才慢悠悠的端起茶杯:“让贵客见笑了,你刚刚想说什么?什么全部交出?”

喻文州:“我刚才说让这贼人把抢走的财物全部交出来。”

黄少天闻言,不可置信的抖动起来,可惜他转不了头,只能把眼球撇到眼眶最左边,狠狠的瞪了喻文州所在的方向一眼。喻文州理都不理他,声音沉稳:“依我看,您还应该再打一顿。他前面还说什么?‘让长得好看的也留下’。这就是淫贼色胆,轻薄女子!怎么能忍?依我愚见,就该再打一顿然后丢出去。”

叶修笑眯眯的看了眼地上的黄少天:“啊,他方才是叫我留下。”

喻文州依然面不改色:“那就是您生得迷人,这歹人把持不住了。对您有龌龊心思的,也该打一顿再扔出去。”

“您说得对,既然您有良方,就让您来审审他吧。”叶修叫人把黄少天绑在了堂前的大柱子上,问喻文州要不要刑具。

喻文州看到黄少天谴责的眼神,立刻毫不犹豫的回答道:“要。”

叶修又笑了几声,叫人拿来了皮鞭和拶指。那皮鞭遒劲的鞭身上长着几粒冷利的铁刺,拶指的竹简上泛着诡异的寒光,看得黄少天一阵哆嗦。

彼时的黄少天已经被拿掉了口塞,他连忙疾呼:“还是要鞭子吧!我不要拶指!那个超痛!”

喻文州冷笑起来:“小孩子才选择!成年人全都要!”

黄少天使眼色:兄弟你别真打啊,我会死的!

喻文州使眼色:我不真打他会信?认命吧少天,忍一时之苦,幸福我们俩。

黄少天使眼色:真的是幸福俩吗?我觉得你他娘的在骗我……

叶修好像完全没有看见他们两人的眼睛在进行怎样的灵魂交流,慢悠悠的问:“谁派你来的?”

喻文州一鞭子抽在他身上:“说!”

黄少天愤怒的回答:“是喻文州!大人您别放过他!”

喻文州脸一沉,又是一鞭子:“就听你这毛贼瞎扯淡!喻文州可是排名第六的高手,会和你这泼皮有甚么关系!”

黄少天心说我还是排第三的呢,排第六的算个屁。但是他不敢,只能装聋作哑。

叶修“哦”了一声,转头又问喻文州:“这位仁兄,敢问尊姓大名啊?”

喻文州早就想好了:“我叫水武饭。天下第一的那位叶秋同志你认识吧?我是他的粉丝啊。”

叶修笑道:“这位叶秋神龙见首不见尾,谁又能认得他?”

喻文州试探道:“那我给你安利一下他?”

叶修:“还是不了吧。”

喻文州耸肩:“那真是太可惜了。”

绑在柱子上的黄少天见他满嘴胡吹,根本没有一点想要解救自己的意思,气得面目狰狞。而且“水武饭”是什么?取“鱼文粥”的反义吗?!

叶修又问:“强盗兄,你又叫什么?”

黄少天想都不想,张口就来:“我叫周泽楷!”

叶修点点头:“名字挺好。”

黄少天见他夸赞周泽楷,心里莫名其妙的直泛酸:“一般啦。”

叶修说:“今天你掀了我价值五万两的桌子,以后就给我在这里做苦力还钱,你没有意见吧?”

黄少天疯了:“五万两?!金子做的也没有这么贵吧?你怎么不去抢钱啊?!”

喻文州又抽了他一鞭子:“叫你做你就做!要不然你还的起人家吗?!”

虽然喻文州偷偷避开了筋骨,堪堪抽到他皮肉上,暗里运功化了八分力道,但那鞭子却依然抽得他吸一口凉气:“我做!我做!”

叶修又说:“近日总有歹徒想要取我性命,在我家弟未归之前,叶某的安全还要依仗二位了。”

门外传来一个迟疑的声音:“呃……你说的歹徒……是我吗?”

喻文州黄少天一听这声音顿时如遭雷击,险些晕倒:来人竟是排名第二的杀手——轮回周泽楷!

周泽楷握着把刀,站在外面也不知道该不该进来。因为没进屋,他根本就不知道屋子里还有两个同行。叶修处变不惊,问:“像你这样准备来杀我的,还有几个啊?”

“就只有…我吧。”

“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黄少天。”

“好名字啊!进来坐坐吗?”

“好…”

等周泽楷一脚踏进来,看见绑在柱子上的黄少天,和握着鞭子站在他身边的喻文州,顿时整个人愣在了原地。排名前十的杀手都是互相见过的,除了叶秋从不露脸。

周泽楷艰难的后退半步:“呃…他们…是谁?”

叶修浑然不觉:“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叫水武饭,柱子上那位是周泽楷。”

周泽楷瞪大了眼睛。

黄少天五官奋力的挣扎,好像说,你他妈刚刚说你是黄少天我听见了!我们俩谁也不欠谁的!扯平了!

周泽楷声音僵硬:“哦……那他们是在干什么呢……?”

叶修大大方方的把前因后果都告诉了周泽楷,然后问:“黄兄,你也来保护我吧?他们给了你多少钱?我都能翻倍给。”

周泽楷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一时间杀手的职业道德和良心在上下起伏。但是作为一个经验老道的杀手,他知道能轻易制服黄少天的绝对不是等闲之辈,决不能轻举妄动,于是改口道:“你给喻…水武饭多少钱,我和他一样。”

喻文州张口就来:“我一分都不要!”

黄少天非常绝望的想,能不能别皮了,这种情况下也要进行惨绝人寰的行业竞争吗?






叶公子看上去是个非常闲的人,但是住在他家的周黄喻三人不会这么觉得。首先,他们发现叶公子有一套非常精致的刑具,上次喻文州用来抽黄少天的鞭子和那套没能用到的拶指就是其中最不起眼的两件。

而且那些东西都是特制的,不知道用的是什么材料,就算不用几分力,也能抽得人皮开肉绽,痛不欲生,这点黄少天非常有体会。

所以这叶公子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有如此凶残的物件。

其次,周泽楷观察到,叶修吃过晚饭以后一直到第二天清晨,都不会再出现在他们面前。而且大多数时候都是叶修都没怎么动筷子,几乎是笑着看他们用餐,这点也非常奇怪。

不过叶修从来没亏待他们,每天的饭菜都质量上乘。只是三个人坐在一桌,注定不会是愉快的用餐。

每次叶修说:“来,少天,给你夹一块排骨。”时,黄少天就非常想去接。但是他不行,因为他现在不叫黄少天。同样,周泽楷也遭受着同样的折磨。

只有喻文州非常开心,没有人跟他撞名字,而且这群人中他的身份最安全。他都计划好了,只要真正的保镖一来,他就偷偷的把那人除掉,或者打晕扔到其他地方。

但是保镖一直没有来。








三位危险又凶狠的杀手被叶公子圈养了几个月后的一个夜晚,黄少天半夜起来上厕所。

整片大宅只有星点的火光,昏晦又安静。黄少天却听到,极为微弱的呻吟,和努力压抑的哭声。

他立刻返回,叫醒了房间里休息的周泽楷和喻文州,三人偷偷摸摸的寻找声源时,他们看到一个人走了出去。

这个人他们都无比熟悉——

嘉世王牌之一,排名第五的杀手苏沐橙!

苏沐橙已经走出了大门,门外渗透的光把她的背影勾出了轮廓。随着门的闭合,那道模糊的光影虚幻的粉碎了,仿佛他们看到的一切都只是幻觉,整个大宅安静无声。

如果苏沐橙得手的话,第二天他们还能看见叶修吗?






但是第二天还是看到了。

叶公子靠在厅前的红木椅上,低垂着头,眼睛闭着。叶修原本就肤白如脂,而那张略显疲倦的脸上,竟能看出病色的苍白。

听到声响他就醒了,揉揉眼睛叫大家吃饭。等饭菜上完,他好像又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还是一副调笑的面容。

可是这三人有了心事,根本无心像往日那样笑闹。周泽楷握着筷子盯着碗,黄少天捧着碗盯着叶修,只有喻文州殷勤的给叶公子夹了一个鸡翅。

“谢谢饭饭。”

“不用谢修修。”

叶修叼着鸡翅,有些疑惑的问:“为什么今天你们都不吃啊?”

喻文州本来是笑着的,突然间不笑了:“前辈,那你为什么要骗我们呢?”

叶修无辜道:“我没有啊!”

“你就是叶秋吧?”







叶修给他们讲了一个故事。

一个关于卸磨杀驴的故事。

想要吃肉的人,根本不会在意这头任劳任怨的牲口是不是还要拉磨,就草草的找了个借口对它动刀。

叶修一边讲,一边指着挂在墙上的刑具:“看到那些东西了吗?嘉世让我吃下武功尽失的毒药,又用那些东西对我动刑。我伤得有点重,如果没有人保护我,我可能会死。”

他说的轻描淡写,根本没有提到衣服下面被盖住的伤口。因为那些毒药,他晚上不能进食,在定时发作的午夜,还要忍受日复一日的蚀骨疼痛。

喻文州心里疼痛难忍,却还是咬住喉咙里喷涌而出的苦涩艰难开口:“你早就认出我们了,对吗?”

“是的,文州。”

他根本没有请保镖,他早就知道了,他早就认出他们了,还是陪着演了一出看似滑稽的喜剧。

周泽楷腾的起身,饶开桌子走向他。他紧紧的抱住叶修,抱住那份隐忍多日的疼痛。“我会保护你的……叶秋。”

“不过,我真的叫叶修噢。”

叶公子说。



……



自从哥哥离家后就征战了几年的叶将军,是当之无愧的青年才俊。他有一个小秘密,他是个兄控。

当他的哥哥终于被自己的组织背叛并赶走以后,叶将军终于又是愤怒又是暗喜的把他接回了家。叶将军有个计划,找个时间让人把嘉世的人给打了,然后就回家和哥哥做一些爱做♂的事。

结果他的人还没去成,就有人先把嘉世给揍了,好像还是拿根带刺的鞭子抽的,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好的,那既然有人打了,我们就执行B计划——直接回家!

回家和哥哥做爱做♂的事!

等叶将军高高兴兴的回到家,却发现家里多123456…个陌生的男人!甚至还有女人!两个女人!

他们还挑衅我!说你不就是个弟弟吗?还能怎么样?嘻嘻嘻…

从我哥家里滚出去啊啊啊啊啊!!!!!!







end




挺甜的吧!(◍ ´꒳` ◍)我自己觉得很甜啊!

评论(22)
热度(533)

半捻桃吟

再也没有遇见比你更好的人。






===我是桃!纯食爱好者,墙头非常少😊希望圈子里的大家都能不拉不踩不比不ky 开开心心产粮吃粮😘做一个快乐的叶粉姑娘♡


非常感谢大家的评论!哪儿的神仙才生的出这种小天使qwqq


头像来自点水七太太的wb!!叶猫猫太可爱了^q^

© 半捻桃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