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捻桃吟

再也没有遇见比你更好的人

all叶 披靡

注意避雷:

*原著向,有赛制私设,有沐橙受伤无法上场情节。

*其他大神也很厉害,但是我叶坠厉害,所以全篇吹叶

*生日让我们叶叶打爆世界!


经过长达3个月的荣耀世邀赛的角逐,进入决赛是分别以配合默契和出其不意成名的中国队和法国队。中国队的战斗因沉稳和团结被称为“立鳞之龙”,而法国的打法则因诡异而强势有着“强蟒之师”的美名。要说起法国队团队作战的能力,叶修认为,这绝不是用简单的“爆发”就能概括的,要让他做出对法国队实力的准确评估也还需要进一步交手。但是不巧,在初选赛的胜负淘汰制和二选赛中的积分制,两队都没有进行过任何一次切磋,双方了解对手的方式只能通过观看比赛录像。

 

国家队使用的战术由叶修经过对所有成员职业的分析和对手的评估,在队友反复训练多次总结出来的一套大方向。因为荣耀远不是几句话就能演算出结果的灵活比拼,在每一个队员的职业特性和战斗风格上,叶修也设计了团战中能成为胜负关键的小团体配合技。训练期和比赛期将近半年的时间里,中国队的队员和领队都付出了全部精力。最终决定安排在决赛中出战的,是由周泽楷、孙翔为主攻,张新杰、苏沐橙、李轩为后排,王杰希为特攻的阵容。

 

从选手宿舍前往决赛会场的叶修,接到了来自苏沐橙的电话。

 

“叶修,我出车祸了!”

    
苏沐橙在电话里的声音仓促又焦急,叶修听得出带着些许颤抖的哭音。

  
  
还有半小时开始列队入场,跟着陪同人员同一辆比赛专车的苏沐橙说自己出了车祸。

   
叶修那一刻几乎有些站不稳,站在他旁边的王杰希隐隐约约听见了电话里的声音,此时来不及思考,下意识抓住了叶修的另一只手。

  
“那你怎么样了?伤到哪里了?”叶修语气里好像听不出丝毫慌乱,冷静的发问。

 
“就划伤了手臂,现在已经包扎了,我的伤没事,但是总决赛怎么办呀!”听到叶修的声音,苏沐橙觉得淤塞在脑子里的委屈和惊惧全部放了出来,她所乘的专车遭到了不太严重的碰撞事故,伤得不重,但是总决赛是必定没办法打了。

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遇到事情就只想要扑到兄长怀里的女孩了,她自告别了苏沐秋投入征程,就越来越在美丽的艰辛里长大。如今的她可以独当一面,可以坚强的面对许多,可以以成熟的姿态对着苦痛微笑。

但是她没办法接受,叶修半年多的心血被任何人毁了,这是她绝对不允许的事,是她始终坚定不移的原则。

“沐橙,别慌,这不有我呢嘛。”叶修这样说。

     

苏沐橙眼眶一红,此刻她非常想要听他说话,但她也知道现在并不是时候。苏沐橙立刻强压住所有的情绪,恋恋不舍的道了句再见。

挂断电话的前一秒,她听见话筒里传来叶修有些沙哑的声音:“别怕,我在呢。”

 

苏沐橙鼻子酸酸的,握着手机,她低低的“嗯”了一声。




   
叶修其实连电话都拿不稳,听到“车祸”两字时,许多可怕的猜测和回忆冲入脑门。

但是他的理智却睿智的像寒冰,把那些冲动浇得一干二净。他知道苏沐橙还能主动打电话给他,一定没有生命危险;他还知道虽然少了一个人,可替补选手的档案却早已被主办方记录在决赛出场备选名单里了。

所有人都惶恐时,叶修甚至不能把这样的情绪宣之于口,以免扩散形成更大的漩涡。他是运筹帷幄的战术大师,在面对任何困境,都绝不能轻易露出绝望的神色。

此时距离列队入场还有不到30分钟的时间,叶修没有多说什么,他身上只有一张散人的账号卡,要去重新部署策划了几个月的战术是不可能的,只能寄托希望于队友们的默契了。
  

这是令所有人都望而却步的险境,情况发生的太过突然,根本没有一点调整和喘息的机会。如果不是职业选手本身具备极强的战斗素质和应变能力,这样的局面可以直接GG投降。
 

王杰希站在他身边,默默注视他的侧脸。叶修很白,五官有一种内敛又温柔的锐气,笑起来的眼睛让人移不开视线。

他的眸光是一团火,绰约的火光里看得见铿锵的凯歌。




王杰希要说不怕那是假的,但是他向来稳重而冷静,更重要的是,他完全相信叶修的实力。如喻文州所说,你没有和他做过队友,当然不知道他的好。王杰希深知如此,他相信着任何绝境于叶修而言尚有无限生机。

   

候场的其他人也意识到苏沐橙久久不来意味着什么。他们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最终齐齐的望着他们的领队。

“听我指挥吧。剩下的,看你们了。”

  

法国队的战法、牧师、术士、鬼剑士、神枪手登入游戏,中国队的一枪穿云、一叶之秋、石不转、逢山鬼泣登入游戏。与此同时,中国队的队伍里还有一位从未见过的角色。

   

他从未在世邀赛的任何一场出现过,如今却突然出现在了决赛场上。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不是中国队曾经出场过的选手,那就只能是退而求其次的应急替补了。

在决赛场上发生意外情况更换主力,无疑,中国队非常倒霉。

     

可法国队不会这么认为,所谓知己知彼,当然要连带替补队员的资料一起熟透了。他们知道这位从未上场的领队是相当强大的四冠获得者,绝不会因为更换主力而轻敌。更何况对于散人这样的特殊职业,本来就没有太多实战经验,他们只会更加谨慎,绝无半点侥幸心理。

对于叶修这边,本来出于后排的高伤输出枪炮师换成了消耗型的散人,这意味着,如果不改变战术和站位,他必须用散人担当沐雨橙风的输出和牵制。

散人技能等级很低,不可能与火力输出的枪炮师比输出,况且他本就该活跃在前排打牵制。

君莫笑没有丝毫犹豫,仿佛他的存在本来就是战术的一环。他纵身向前突进,同时在队伍里敲下几字:

 

别管治疗,集火战法。

法国队的主攻手是战斗法师和神枪手,他们的后排换成了术士而非强力输出。但这也是法国打法诡异的原因之一,术士配合战法和阵鬼干扰性极强且连密度极高,通常这种时候BOX-1是没办法操作的。

要真的比起来,中国队阵容里唯一的不同就是多了一位强攻,无论是散人还是枪炮师,都能比走控制和半辅助的术士多上一倍的输出。

叶修为什么要集火战斗法师?他的队友那一刻差不多都明了。战法是高伤输出,并且有范围技能和硬控,对于三位强攻的国家队来说非常不利。

张新杰没有急于调整站位,他始终在观察对面的阵容。三位强攻和李轩配合,输出大,消耗也大,他的治疗和增幅都绝对赶不上变化,更何况人法国也不会放任他站桩吟唱。

君莫笑面对由战法术士和神枪组成的包围圈,若要强攻,定然被射成筛子。更何况牧师和斩鬼都在旁边盯着,要是君莫笑真敢飞进去使什么手段,怕是一换一都有些困难。

 

叶修当然不可能没考虑到这些,在面对强硬的实力和心态面前,任何突发状况都可能会取得反效果,他求狠,也求稳。

 

而作为战术中心的战法不可能看不出对面的意图,他们这对战枪搭档配合多年,又同时是有超强反打能力的职业,如果要硬攻,他有十成把握留下对方人头。

 

“敢上来就集火他!”战法在队里敲出一句,他其实不太认可中国队让一个散人强攻的策略,看上去一枪穿云和一叶之秋都没有上前的意思,对于整体性极强的法国队来说,君莫笑这一手无疑是送。

 

虽然他知道对面的选手都是意识高的高手,不可能只是袖手旁观散人送死,但是只要他不被带离队伍,一枪穿云和一叶之秋根本没有输出的机会,如果想凭职业的范围技耗死他们,可以说这场比赛从一开始就决定了结局。

 

君莫笑身边兀然浮起一团魔气,鬼爪瞬间出现在了战法身边。这是一技瞬发的浮空技,锁定性强,但是正因如此,被躲避后就完全失去了作用。

 

战法稍微移动了站位,那鬼爪就失去了时效,化作一团星星点点的魔气湮灭了。君莫笑没有迟疑,斜刺入战法的位置,屈膝的动作在战法眼里简直是明目张胆。

 

 君莫笑的动作确实太明显了,滑铲接高飞脚,简单又直接的击飞方式。对于这样的小范围技能,战法甚至不需要放技能躲避,改变站位就够了!

 

落花掌!

 

无论是滑铲还是高飞脚,甚至君莫笑可能会突然施放的天击,都比不了落花掌攻击性强的吹飞效果!

 

命中了!

 

落花掌技能绝对是命中了君莫笑,打击的音效和连击提示都出来了,但是君莫笑并没有丝毫的后退,凌厉的攻势甚至随着距离变得更逼人。

 

 不是高飞脚,是膝撞!

 

膝撞有霸体,所以吹不走是当然的,就算被落花掌击中也只是在霸体状态下损失少量生命,更何况落花掌的本意就是击退君莫笑,这技膝撞的效果看上去非同一般。

 

但是战法怎么可能没想到霸体的可能性?他只是觉得君莫笑肯定不会用膝撞罢了!膝撞的虽然有霸体,但是效果不是击飞,而是击退!击飞可以打乱他们摆出的阵势,击退可不行。如果君莫笑只是为了用霸体和击退吓一吓他……

 

那是不可能的!

 

君莫笑这技膝撞甚至没完全撞出击退效果,只是堪堪产生了个硬直就迅速被取消了。战法甚至有理由怀疑,君莫笑这个技能就是为了防他的落花掌,因为落花掌的吹飞效果一过,这个技能就被取消了……

 

那君莫笑是想要干什么呢?伤害和击飞都没产生,退而求其次,连击退都没完全打出来,只是个小小的硬直,难不成是真的想吓一吓他们?

 

其实是完全有可能的。

 

此时战法却无暇去猜君莫笑的意图到底是什么了,君莫笑毫无征兆的一记崩山击压在他头顶。他不处于浮空状态,崩山击的斩落效果是没用的,要说伤害,更是微乎其微。

 

君莫笑被崩山击的反冲弹起。只要是懂荣耀的人,都知道这技能是这个情况下脱身最好的选择。膝撞影响速度,如果不尽快脱身,君莫笑肯定会被虎视眈眈准备集火他的术士和神枪手一顿毒打。

 

一枚浮空弹快速接近君莫笑!

 

电光石火的攻击发生在极短促的时间内,能完全反应过来的只有两位当事人。但是神枪手和战法的配合早已天衣无缝,这么大一个目标不射,人神枪手又不傻。

 

空中的移动是受到限制的,比起君莫笑通过效率极低的操作来躲避,所有人都更倾向于浮空弹会命中。

 

周泽楷却笑了,叶修单独跟他不知道打过多少场,空战是玩的最多的。好几次他的枪体术都能被打成体术,枪都被打飞,叶修可能会被这样简单的操作命中?

 

是空跃。

 

属于忍者的低阶技能,是少数可以在空中再次使用跳跃的特殊操作。君莫笑空中拧身,捉云手带着雷霆之势,狠狠的抓向处于阵型左翼的牧师。

 

战法可能从来没想过他们的优势此时会变成漏洞,法国队变幻莫测的打法,本来就是通过持续消耗完成的,没有牧师在两侧紧紧跟随,两个术士的持续输出都能把他们三坑杀了。

 

不在后排的牧师当然是经过特训的,只是这发生的太过突然。牧师固然是重要的,但是对于法国队来说,战法才是核心,他在团队里的地位太重要了,从没有哪个对手会放任战法去抓牧师。

 

牧师自己也是没有想到的,他迅速改变站位,想要躲避这记捉云手。

 

可惜散人的动速实在是太快了,他躲过了捉云手,没躲过接下来的抛投。

 

从君莫笑变向的那一刻,所有人都能意识到他真正的目标是牧师。但是法国队的铁三角,不管从默契度还是职业搭配上来看都过于固执,几乎是无法拆卸和分割的组合,牧师被捉的那一刻,竟然没有人能及时配合他。

 

一枪穿云、一叶之秋终于动了。他们自然不可能是一直在看戏的。甚至于,从君莫笑飞出队伍时,两人就已经随着战况不断的调整攻击姿态。

 

 观众席传来一声惊呼,被抛投扔出去的牧师在空中被巴雷特狙击爆了头!

 

战法几乎要跳起来,这是不可能的吧?君莫笑开局就上来,意在打他们个措手不及,动作也相当迅速,根本没有拖延的时间,可以说双方接触才不过二十几秒,且不说要多么精准的计算和配合才能刚好让被击飞的牧师被爆头,巴雷特狙击长达180秒的冷却可不是开场就能放出来的技能啊!

 

巴雷特狙击冷却时间三分钟,但是双重控制的冷却时间,却只有区区20秒。双重控制是神枪手的特技,可以重置一个正在冷却的技能,冷却时间随着单次战斗的使用次数呈高倍率增幅,从来没有哪一个神枪手在双方满血的时候对着巴雷特狙击用双重控制。

 

爆头的翻倍伤害不是闹着玩的,神枪手不在开局用的原因不是因为收益低,而是因为难以命中。刚开局,个个都是满状态,你对着人家巴雷特狙击,分分钟被堵枪口一阵暴揍啊!

 

但是叶修和周泽楷的配合就做到了。他们两人的操作都太灵活,甚至可以同步到相对静止的程度。周泽楷对叶修的技能幅度再清楚不过,他的巴雷特狙击,甚至像是随意的举枪盲狙。

 

这有可能是巧合吗?

 

一叶之秋在牧师还没有落地之前接了个落花掌,牧师哪有霸体的本事,这记落花掌是真的能把他打落云端,牧师的身体向着中国队的位置砸去,这一串的技能衔接,几乎已经完全改变了法国队原本的站位。

 

牧师被爆头,再加上近到贴身的落花掌,直接损失30%的生命。如此一来他已经完全脱离了队友的站圈,失去了几乎所有庇护。

 

战法恨得咬牙切齿,但是这种时候衡量利弊已经是潜意识里做出的反应。牧师是一定要救的,君莫笑也绝对是要留下来的。只是现在距离差摆在那,主次很明显了。

 

集火君莫笑!

 

任何技能都是有后摇的,完整使出抛投的君莫笑也不例外。他现在想要迅速做出调整脱身是不可能的,战法明显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不给君莫笑任何逃脱的空间,术士的黑暗之爪迎头拍下!

 

没……拍……中……?

 

这怎么可能,术士的高级浮空技,黑暗之爪的瞬发速度是有目共睹的,君莫笑自由状态还能躲,僵直的话是必然躲不过的啊!

 

虽然不知道君莫笑是怎么做到的,黑暗之爪只虚虚的拍碎一个影分身,但是战法非常清楚现在的局面对他们非常不利。他们最大的优势是由战法、神枪和术士组成的三角进攻圈,此时的防守和对脱身的君莫笑的压制并没有太大意义了。

 

神枪和术士也认识到了这点,他们是被带了节奏了。没有半点犹豫,战法的战矛狠狠逼向石不转,同时也想借此逼迫一枪穿云和一叶之秋对着己方牧师沙包似的狂殴。

 

然后他们就看见,石不转慢吞吞的给生命几乎全满的君莫笑放了个无需吟唱的小治愈术,又慢吞吞走到登录通道下线了。

 

带着帽子的第六人王不留行登录!

 

如果可以开语音,法国队的人一定要狠狠骂上一句脏话。

 

牧师是用来奶的,要不要这么随便的换下去啊!

 

叶修说:“不要牧师。”

 

张新杰明白他的意思,现在的优势确实需要增加输出幅度把战局拿稳。他也知道,本身在双方都有牧师的情况下法国队的输出要弱上一截,现在对方牧师被擒,换上特攻手魔道学者反而更能加大优势。

 

被变故吓了三四次的法国队此时也好像习以为常,他们也是身经百战的世界强队,总有出乎意料的冷静。战法略微一个变向,三人紧密的配合攻击全数转向了一枪穿云。

 

双方都差不多失去了牧师,自然比输出。虽然对面两个强攻两个特攻都不是好啃的骨头,但是他们三个的组合可并不简单的输出相加。

 

1+1+1>3,这是法国队黄金铁三角的原则!

 

一枪穿云这样单体伤害极高的职业,立刻被当成了首选的对象。这是叶修意料之内的事,BOX-1战术本来就是三角阵型逐个击破的核心战术,会选择一枪穿云也不奇怪。

一枪穿云要躲,就只能放弃对牧师的攻击。战法一记斗破山河,掀起巨大的斗气气浪,直直将一枪穿云掀到空中。一枪穿云也毫不含糊——

 

踏射!

 

受身无效!

 

踏射状态的神枪手还是难以压制的,这在战法的计算之内。他本来也没有自信到可以就此擒住一枪穿云,是声东击西罢了。

 

牧师此时已经被消耗到几乎半血,好不容易得了转机,自然是强硬的想要逃脱,只凭一叶之秋对他的压制在队友的支援下明显是站不住脚的。看见术士在战法背后玩命吟唱,牧师眼里精光一闪。

 

催眠术!

 

孙翔看见牧师的预备动作就知道是什么技能了,却邪凌厉的天击打断,他还想要飞身追击,就见频道里叶修的文字:

 

“一叶之秋撤”

 

对方不是一个人,队友的辅助干扰技能一抓一大把。孙翔毫不恋战,一记圆舞棍强制落地,一叶之秋要迅速撤离。

 

神枪手却不给他这个机会,一记膝袭缠上来,硬生生阻止了一叶之秋的动作。

 

战法知道君莫笑肯定要来帮忙的,更谨慎的上去抢攻。他们的牧师已经没人追杀了,现在应该……

 

鬼爪!

 

然后……

 

又一记鬼爪!!

 

被天击挑空的牧师甚至没来得及看清下方视角发生了什么,就像过山车似的被连续抛起来两次。这个高度不要说受到攻击,只是掉下去就会被摔残,如果他再不动作,就要成为荣耀史上死得最憋屈的一位牧师了。

 

战法却是看得清楚,逢山鬼泣和君莫笑一人一记鬼爪,把他们的牧师像抛球一样抛着玩。这又是什么神配合,两人的鬼爪出现的时间也太天衣无缝了吧!第二记鬼爪刚好就掐准了第一记把牧师抛起的最大高度的位置,一前一后,滴水不漏!

 

要知道鬼爪这技能把目标抛起来的高度是受到目标自身重量限制的,叶修怎么算得准牧师会飞多高?他和牧师的接触仅仅只有开局的那一记抛投而已!抛投的距离也是受目标重量限制,难道他就能从那里估算出鬼爪对牧师的作用效果吗!?

 

这还是人吗?且不说抛投和鬼爪对同个物体的不同效果,就说散人和鬼剑士的技能差距,都不应该是一个抛投能估算出来的啊!鬼剑士的鬼爪那是专业的浮空技,散人的鬼爪冲顶算是举高高。

 

牧师被逼得放了天使之翼,悬浮在空中进退两难。他的正下方,逢山鬼泣笑眯眯的看他,下去是必死无疑;不取消技能,天使之翼的耗蓝可以硬生生把他的奶量全部磨没了!

 

宁为玉碎!

 

牧师已经在呼吸间做出了决定。天使之翼的维持虽然耗蓝,但是也有开视野的用处。更何况浮空也是能奶的,比起落下去被打死,不如在空中为队友治疗。只要铁三角能抢出一次先机,他就有逃的机会。

 

下方被黏住的一叶之秋生命疯狂损耗,一枪穿云和王不留行也一直寻找突破口,想要与一叶之秋汇合。铁三角的强势现在才终于有表现出来的迹象——他们的攻击在三人的技能配合下有成倍的伤害效果,并且几乎能压倒性的剥夺对手全部的职业优势!

 

叶修说的没错,别管牧师,集火战法。战法的核心性终于完全体现出来,不再是语言上的危言耸听。事实上,叶修一直的目标都是战法,而不是牧师!

 

君莫笑终于动了,枪林弹雨之下,千机伞的盾形态,牢牢的把一叶之秋罩在了下面。铁三角的攻击为什么伤害高又难以脱身,正是因为无数个技能叠加的控制效果和硬直。

 

被挡住技能就不一样了,技能会造成硬直,伤害可不会。君莫笑虽然看上去是为一叶之秋承担了伤害,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的速度。更何况一叶之秋绝非等闲之辈,只是短暂的一个交接,一叶之秋流畅的连突两下脱离战圈。君莫笑就没那么幸运了,术士的六星光牢把他罩了个正着。

 

叶修是有意这样一换一的,散人打单挑那是无敌,要想一次性牵制三个意识操作都一等一的高手还不太可行。

 

一枪穿云三人正想打破三角进攻的死局,却见脚下升起巨大的冰阵。久久不见动静的鬼剑士终于出手!

 

死亡墓碑!

 

被冰阵减速的三人心中警铃大作,铁三角的攻击太令人投入,没什么存在感的鬼剑士这一刻却顺利的放出一套强力技能。

 

“暗阵!”叶修说。

 

逢山鬼泣对着铁三角的三人直接放了黑暗之阵,黑暗之阵没有伤害,却能带来失明效果。场上顿时陷入了诡异的局面。

 

双方主力都被阵鬼控住,剩下一个牧师悬在天上,还有一个散人关在笼里。

 

观众看了是很想笑的,但是紧张的气氛让两队的粉丝都笑不出来。尤其是法国队,虽然散人关着,但是六星光牢只是禁足技能,一点伤害都没有的,并且只有7秒的时长,和天上那约等于死缓的牧师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君莫笑从容出狱,没有丝毫懈怠,一记落花掌已经将战法拍了出去。逢山鬼泣以牙还牙的也给他放了个冰阵,战法就那么可怜兮兮的落进了阵中央。

 

更倒霉的是,他被那小概率冰冻冻住了!

 

在他正上方的牧师立刻吟唱,在空中也有一点好处,就是吟唱几乎不会被打断,因为没有人到得了这个高度。

 

反坦克炮。

 

这个后坐力极大的枪炮师技能立刻把他的侥幸冷冰冰的踹开了。君莫笑的凭借那反冲,一边对着战法输出,一边步步攀升,轻而易举的,他们正处于同一高度。

 

牧师要哭了,他所在的团队本来就和一般的团队不一样,牧师受到的保护少,虽然承受的仇恨也少,他训练的侧重一直在怎么紧随铁三角的攻势为他们续航。现在把他放在天上,他再怎么厉害也要接受技能有效距离的制裁,更何况君莫笑能飞能升能跑能跳,他只能苦苦撑着一个天使之翼啊!

 

死定了!

 

却见君莫笑凌空一记天击,又把那牧师挑空。这距离不是开玩笑的,射程最远的反坦克炮甚至已经接触不到地面了,任何技能从这里到达地面都不再有生效的可能!

 

君莫笑把他挑空以后根本没理他,借着机械之翼悠然降落。战法在频道里狂吼:撑住别掉下来!!

 

此时的牧师是完全失去了作用,他除了开着天使之翼浮空保命,任何技能都已经奶不到队友了。虽然他疑惑为什么不直接弄死他以免造成翻盘的机会,但是留下牧师的性命,对于己方来说总不是件坏事。

 

听见周围不解的叹息声,喻文州暗笑。若是牧师死亡,第六人会自动上场。比起在混乱的局势里多一个满状态的强攻,叶修当然会选择留下那个已经没用了的牧师。这牧师看来也是没想到这点,心存侥幸的苦苦支撑。

 

君莫笑的目标是战法。冰阵的持续时间不长,双方的控制效果都已经被解除了。孙王周三人自然知道现在要拖住剩下的神枪手和术士,只不过那神枪手的表现……

 

未免也太惊艳了一些。

 

他知道一枪穿云与他不分仲伯,此刻几乎刻意的躲避与他正面交手。那神枪手此刻战意凛然,贴身输出,和术士两人竟然也能硬蹭下一叶之秋不小的血量。王不留行一直在干扰,只是那术士和阵鬼的魔法效果要略胜一筹,这么下去,一叶之秋还真的可能会成为第一个被击杀的角色!

 

孙翔的意识操作和技巧,无论哪一样都比集训前的他强,面对暴风骤雨的打击,他早已能心平气和的寻找对策。真的论起压迫感,他私心认为,这几人是比不上认真状态下的叶修的。

 

逢山鬼泣和君莫笑想要去帮,只能击杀眼前的战法。战斗法师职业最大的特性就是有有着巨大的压迫性,只要有足够的输出空间,战法完全可以进行连续击杀。

 

这是不划算的交易,中国队的强攻被缠,留下的是控场型阵鬼;而法国队却凭着辅助系强压一头,此消彼长,说不定牧师的优势真的能被扯平。

 

在输出持平的情况下,需要的是干扰还是牧师,这个问题的答案很明显了,至少人人都是这么认为的,现在换上石不转,先救下一叶之秋。

 

张新杰却迟迟没有动作,他的想法和叶修几乎同步,他不认为现在的局面应该换,阵鬼的控场能力相当重要,因为对方的强势所在,正是三位一体的整体性配合。

 

单独去攻去抢,在双方还没有任何一人出现红血的情况下无疑是非常愚蠢的。

 

那么叶修是什么思路呢?

 

他一直在频道里指挥,因为局势的复杂,张新杰竟然没能完全读懂他的意图。他知道叶修的重点一直在那个战法身上,只是……

 

现在被剥离出来的战法,好像已经不足为惧了。

 

他突然灵光一闪,顿时懂了!

 

倾巢之下,焉有完卵!

 

这和BOX-1的战术是一个道理,击败组合技的最好方法就是逐个击破。双方同时在进行BOX-1,中国队不比法国队,他们是坚硬的铁三角,而中国队,则有着相当大的搭配空间。

 

这半年里,叶修拿过无数张账号卡陪练。每一位选手都和任何职业搭档过,包括张新杰都有过与牧师组队的经历。

 

这是一种多么高明的训练方式?!

 

原来,突发情况早就被算在日常训练的一部分里了。叶修的高明他是知道的,只是这么深远的考虑……

 

这真的是人吗?

 

张新杰现在不用上场,但并不表示他会在状况外。所谓旁观者清,他一直关注着整个战局,必要的时候会出言提醒。

 

而此时,他想分出点神来,狠狠赞美一下叶修的先见之明。

 

荣耀里的水平有高低之分,叶修永远可以在观战或交手之后准确的评价出来。这是因为,他本身就是无限长的标杆,有限的任何长度,都能被准确的丈量。

 

他是,当之无愧的荣耀之神。

 

硬性要求极高的团队与随机组合就能打出最好效果的队伍,根本就是云泥之别。这等同于全职业精通,永远都是对方的最佳搭配!

 

这才是全职高手的真正含义!

 

叶修与李轩的配合绝对是毋庸置疑的,从那两记衔接完美的鬼爪就能看出。战法挥舞着战矛,放弃君莫笑,直接向着逢山鬼泣追击。

 

他的强势在于,有着把身份和局面倒转的能力!

 

逢山鬼泣闪身,君莫笑出现,弧光斩逼着战法的面门。战法略一操作,打算后退两步避开这个小范围技能。

 

君莫笑瞬间出现在了他身后。

 

战法不是一般人,他的反应远超一般的职业选手。一记龙牙迎上,战法以强硬的姿态面对着君莫笑。

 

没想到君莫笑根本不理他,丢完影分身转身就走。

 

不能让他支援那边!

 

战法咬牙,一记怒龙穿心追过去,场上掀起暴风般的斗气。

 

王不留行想要阻拦,正在移动视角找人。突然他发现……

 

战法不见了!

 

换人了!

 

场上出现了满状态的拳法家。

 

这名拳法家从来都是作为场上有人被击杀后上场补救的强攻手,没有人知道,这是法国队的底牌。

 

这是他们的第二个铁三角,和术士、神枪组成的另一组强攻队伍。

 

而叶修怎么会看不出他们的意图,眼下最重要的是接应一叶之秋。逢山鬼泣下了障碍,孙翔立刻抓住了这个机会,斗破山河往地上一敲,身形暴退,终于是远离了神枪手和术士的纠缠。

 

一叶之秋、一枪穿云的血量不算充沛,只有空中干扰的王不留行才稍微好些。君莫笑和逢山鬼泣是几乎满状态的,在血量上,他们占优势。

 

法国队不知交流了什么,空中的牧师已经准备送死了。如果战法再次登陆的话……

 

三个点可以连成一个三角。

 

四个点却可以连成三个!

 

“换牧师吧!”叶修在频道里打字。

 

逢山鬼泣会意的离场。叶修绝对不是为了所谓做派而拒绝牧师的蠢货,他只是在相对的时机决定是否需要某个职业。是有些不入流的菜鸟思维定式,才觉得无论是什么场合都需要牧师。

 

石不转登录,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对着一叶之秋施放了圣治愈术。

 

圣治愈术是无需吟唱的瞬发技能,很快把一叶之秋40的血拉回了50。一个满状态的牧师入场是很可怕的,可以说一瞬间就会吸引无数的仇恨。

 

君莫笑和王不留行迅速靠近石不转,紧随而后的拳法家打出一记冲拳。他蛮狠到不可思议,像君莫笑抓取己方牧师那般,狠狠地抓向石不转。

 

石不转怎么会没有防备,更何况守护在他身旁的君莫笑和王不留行也不是吃素的。熔岩烧瓶和落花掌接连使出,场面混乱得有些迷离。

 

那拳法家冷笑一声。

 

千斤坠!

 

这个不是熔岩烧瓶和落花掌能挡住的60级大招,此时的拳法家好像一心只盯住石不转一般。事实上不管他的目标是谁,叶修和王杰希都只能这样应对,他们不能不保护牧师,也无法轻易从强势的拳法家手中逃离。

 

石不转一直在后退,这拳法家是有意打断他的治疗的,他小心地留意着身后,谨防神枪或者术士阴他一手。

 

王不留行开了全神贯注,为了压制拳法家,他不得不稍微降低了高度。

 

“小心!”叶修在频道里大叫。

 

王不留行要防拳法家,自然是没注意远远飞来的浮空弹,见着了叶修的提醒,立刻调整身体躲开浮空弹。却不想那拳法家突然拧身,一记捉云手,牢牢的把王不留行拽了下来。

 

比起拳法家是在看到石不转难捉才转而攻击王不留行,他更相信这是有预谋的战略。后边那三个苦战的看到拳法家得手,几乎毫不犹豫的开了霸体金身,迅速向这边逼来。

 

叶修想要救王不留行,但是他不能。石不转在后方,但凡他耽误一步,就有可能会被人先堵截。

 

君莫笑迅速跳开,奔向离战圈中心最远的石不转。张新杰一直在移动,同时也在慢慢的靠近队友。他也极识大体,知道这个时候大概是管不了王不留行了。

 

一枪穿云追着离去的三人疯狂射击,如果要让这几人重新围成战圈,像之前那样被逢山鬼泣控住的时机就不可能再有了。王不留行不顾身边越来越密集的攻击,向着拳法家身后放了道火墙。

 

君莫笑不会不抓住这个王不留行用命抢下来的时机,手里剑对着战法掷去,紧接着半个屏幕的范围暴起大量紫色的烟。

 

 忍具.烟玉!

 

 一叶之秋的怒龙穿心对着阵鬼猛击,阵鬼身子一矮。

 

残影!

 

虽然只是防御技能,却很好的阻拦了一叶之秋的攻势。

 

早已抵达的神枪手,毫不犹豫的对着王不留行射出一团火光狰狞的子弹。

 

巴雷特狙击!

 

那团火光碰的一下撞上了一个重物,撑着千机的君莫笑再一次挡住了伤害。神枪手愣了愣,刚刚还在烟雾中的君莫笑,瞬间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这也太快了吧?!

 

君莫笑受了这一下,血量直减12,距离半血已经不差多少距离了。王不留行也在这片刻得以脱身,但没有人觉得庆幸,而君莫笑却迅速调转了方向。

 

 石不转!

 

他们的目标是石不转!

 

国家队的人骤然发现,现在离石不转最近的也只有君莫笑,要想从四个强攻特攻里救下石不转,光靠君莫笑怎么够!?

 

法国队“强蟒之师”的称号不是白叫的,他们的打法确实太诡异了。现在拳法家的加入,更使得被分散的几人招架无力。放在以前敢这么草率的多次转换目标的,除了叶修和包容兴就没人了。

 

一枪穿云要救,但是他没能来得及到达,就被突然转头的拳法家和战法碰了个正着。这两人的实力绝对不亚于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要说一枪穿云与他们一对一还有得打,二对二,还一个近身一个强控,那是绝对没有一战之力的!

 

一枪穿云却坚定的迎了上去。这群人其实根本没有个所谓的目标,只要是落单的,一个哥布林他们也能给你打残了。如果他转身,这两人肯定会回头集火石不转和君莫笑。

 

一枪穿云不知道自己在团队中的价值吗?显然不是。一个强攻手,哪能不知道主C位的重要性呢。只是相比起石不转和君莫笑,他必须做出牺牲。

 

拳法和战法的牵制非常强势,一枪穿云已经竭力用最高伤害的攻击和体术与他们周旋。但是他血量降低的速度也非常快,转眼间,60的血直直的掉了40。

 

拳法是全满状态,此刻还有八十多的HP,战法之前挨了揍,现在也就四五十,君莫笑果断的做出了选择。

 

空绞杀!

 

君莫笑的双腿缠上了战法,把他的身体向后狠狠拽过去。一枪穿云迅速靠近石不转,王不留行也在空中策应。

 

“啊!”

 

场外众人传来一声惊呼,那拳法家竟然丝毫不顾战法,已经联合了术士,将一枪穿云强行留下!

 

周泽楷以为那擒拿向着石不转,顿时开了扫射挡过去。却不想拳法家开了钢筋铁骨,无视硬直的向着自己抓来!

 

一枪穿云想躲,脚下却升起了魔阵。此时滑铲和踏射都已经无效了。他被留下了,换来了石不转的撤退。

 

一枪穿云被束缚的瞬间,还在和一叶之秋缠斗的鬼剑和神枪手迅速脱战。这四人阴险无比,即是周泽楷的操作再精准,也没有可能从四个人疯狂的火力输出下逃生。王不留行和一叶之秋尝试过了,还是没办法救到一枪穿云。

 

救不了就放!赢才是目的!

 

周泽楷的角色在数个技能硬直下几乎完全失去了操作的机会,他冷静的在频道里敲:“别奶我。”

 

张新杰也知道,现在的奶对一枪穿云失去了意义。他不断的开启吟唱,争取在周泽楷吸引火力的短暂时间里为其他队员争取更大的血量优势。

 

一枪穿云血条清空!

 

这攻势太激烈,不同于他们之前与任何一队的博弈。四五十的血转眼被打空了,这是什么概念?恐怕法国队也是第一次尝试这种大胆的新思路!

 

 逢山鬼泣再次登入,这一次,双方都只剩下五个人。

 

 再然后,无法控制的局面发生了。

 


叶修已经全力在挽救被集火的队友,他的君莫笑已经不止一次挡下致命的伤害。他深知就算有牧师也不一定能耗得过擅长打消耗的法国队,除了拼爆发,他们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

 

 这是失去了沐雨橙风这一大输出的应急之策。

 

王不留行已经拼了,在他被那四人压制以前,天雷地火和绝对零度毫无保留的放了出来。这两个大招清空了他的蓝条,场上光与火大肆舞动,极寒之冰从天而降。

 

王不留行在削弱对方的血线,君莫笑和一叶之秋又何尝不在配合他。即是是这样,在瞬间清掉那四人五分之一的血条后,王不留行还是牺牲了。他蓝都已经空了,连浮空都做不到,几乎失去了挣扎的能力。但是他知道他们还没有输,此时逢山鬼泣和一叶之秋的血量,都处于一个及其占优势的地步。

 

叶修想抢救下王不留行,虽然失败了,但是绝不影响他的决策和行动。对方的战法已经几乎红血,神枪和鬼剑也所剩不多,这其实是重要的一个翻盘点。

 

石不转的耗蓝量不小,现在估计还能再吟唱几次。他们的牧师也快要消耗完,拖下去是绝对不利的。

 

那一刻,叶修做出了决定。

 

“奶战法,奶妈献祭。”

 

石不转在频道里敲了个句号,意思是收到了。他其实也觉得这样的残局,必须要有什么突破口,否则是必然会输的。等到他第二波恢复完毕,可能队里也只剩下一个石不转了。所以比起护他,不如把他放了。

 

石不转明晃晃站在了前线,好比一块脱了衣服的肥肉。在战法和鬼剑冲过来的那一刻,一道飘逸的残影出现了。

 

拳法家竟然丝毫没有支援的打算,他直接的奔向逢山鬼泣。阵鬼的控场能力太强了,不能让他给那边的战局提供帮助。

 

君莫笑的剑影步快得只剩下残影,甚至连他装备的色调都在环境中恍惚到看不清。战法迅速回头迎敌。但他甚至还没有摆脱那微乎其微的后摇,一记重击就撞在了他背后。

 

裂云掌!

 

战法只觉那一瞬间头皮发麻,当然不是因为这个1级的技能,而是因为——

 

速度!

 

他是清楚看到君莫笑移动的方向的,甚至连风的方向都没错。可君莫笑就是凭空出现在了他身后,将这记没有多大伤害的裂云掌送到他背后。

 

他可并没有出现任何控制状态!怎么可能轻易被这样压制了?要知道移动的速度是最快的,快过任何技能,僵直和后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他怎么可能比自己的动作都还要快?!

 

君莫笑并不是单纯在移动的。

 

剑影步已经被他快到了极致,这点是可以通过飞身而过的光影判断。但是普通的移动就不行,移动是不带任何特效的,比如……

 

Z字抖动!

 

剑影步可以被看见方向,Z字抖动也可以。但是在瞬间的数次往返,根本不会有人能看得清动作!坐在观众席上的所有人,包括许多荣耀的顶尖高手,都不可能说得出叶修操作了几次剑影步,几次Z字抖动。

 

战法被击飞的瞬间,鬼剑士提刀劈上。

 

月光斩!

 

清冽的弧形冷光带着巨大的杀气,君莫笑却完全不躲避,任凭那剑气把他贯穿……

 

是分身????!

 

鬼剑士大叫了一声,难以置信的颤抖了一下。影分身是瞬发技能,可是却不包括一点位移的。影分身能出现在这个位置,施法者就必须曾经经过这个位置。试问,真的有活人能在放完了裂云掌后像是透明的一样从他们中间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吗?

 

显然并不可能。

 

鬼剑士心里有了个可怕的想法,他们看到的影子,会不会至始至终,就只是剑影步之后留下来的残影……?

 

剑影步是个在快速移动后会留下短暂的残影的技能,那残影是始终贴着本体走的。然而君莫笑的剑影步,却直接让残影留下的痕迹和本体完全分开了。

 

这是一个相当恐怖的事情,游戏里的设定是不可更改的,叶修这是直接利用了现实中的视觉欺骗啊!毫不夸张的说,这等同于顺着网线过来杀人。

 

鬼剑士还没有来得及下一步动作,君莫笑就鬼魅一样的出现在了他身后。

 

 砖袭!

 

3秒的眩晕,此时能解除眩晕的办法就是受到攻击。君莫下压根没打算理他,立即冲向还未能从硬直里脱身的战法。

 

3秒能做什么?

 

鬼剑士动不了,他的操作者却还拥有这个时刻被锁定的视角。对面的石不转面无表情,并没有准备攻击他放他出来,旁若无人的给君莫笑回血。

 

 三秒后,他被战法的尸体撞飞了。

 

这真的不是拿着表计算好的吗?!在他刚刚解除眩晕的一瞬间,君莫笑把他队友殴打致死,然后一下把他有撂倒了!?

 

还有这种事?!

 

且不说他多么清楚战法的实力,就是一个菜鸟拿着神级装备,也没这么轻易被散人打死吧?他虽然不能看,还能听着音效呢,枪声龙吟,一个都没有,他的队友就活生生被一堆的低级技能打死了?!

 

鬼剑士不敢相信,战法的血条就那么清零了。他迅速调整姿态后跳,早已准备好的技能释放!

 

鬼神盛宴!

 

盾击!

 

?!

 

君莫笑甚至没有用10级以上的技能,哐的把那千机伞撞到了鬼剑的脸上。盾击的眩晕不是开玩笑的,直接就完全打断了鬼神盛宴。

 

鬼剑士虽然心理素质极强,却也肉痛到脑袋发僵。鬼神盛宴是阵鬼能照成极大伤害的高阶技能,从一开局就要靠不断的施放各种鬼阵技能叠加鬼神之力,才能让鬼神盛宴发挥最大的威力。现在被一个如此低级的盾击给打破了,可以说他一整局的积累都付诸东流!

 

观众看的惋惜,鬼神盛宴不仅干扰性、攻击性强,那满天飞舞的鬼魂特效更是能使舞台效果再提高几个档次。只有少部分人才知道,用盾击打断鬼神盛宴的技术水准,早就比鬼神盛宴本身绚烂好几倍。

 

鬼神盛宴是大招,盾击只是小小的衔接技能,用盾击打断鬼神盛宴是什么概念?四两拨千斤,还是一力降十会?那分明已经不是用巧劲、蛮力能解读的了,完全就是超神级别的预判和操作!

 

这边选手观战席上没停止过争吵的黄少天和方锐终于开始整齐划一的夸赞他们领队。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这两个内行此刻看出了门道,叽叽喳喳的讨论起来。坐在后面的唐昊突然面无表情的说:“黄少天,我知道为什么决赛没有安排你上场了。”

 

黄少天吹叶吹得正开心,突然被打断,当下也是一愣:“还不是因为剑客和战法位置相冲了?说这个干嘛?”

 

唐昊继续面无表情:“因为法国人看不懂中文,你的作用就削弱了九成。”

 

“靠!”黄少天张口要骂,突然听见观众席爆发出强烈的惊呼声,连忙转头去看那全息投影,只见逢山鬼泣的血条已经完全清空,而那鬼剑士,果不其然也成了具尸体。

 

 但是,他们的尸体位置,竟然完全交换了!

 

“是穿插。”视线没离开过君莫笑的喻文州好心的解释一句。

 

穿插?双方集火强攻时出现了穿插?

 

穿插战术要充分利用阵容和站位中的间隙或者薄弱部位,以最致命的打法插入其后方或纵深,才能有效的分割敌人部署。通常使用穿插战术,必须有强力的火力掩盖正面战场的人数差,又绝对要保证绕后的选手实施前没有被敌方察觉。穿插的要求实在太高,这种打法几乎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战场上了。

 

而刚刚不仅出现了,还在瞬息之间,双方的穿插都成功得手!

 

黄少天疯狂瞪眼,恨不得现在立刻跑出去看回放。一叶之秋和石不转他们的空间距离分的比较疏,说是穿插,还不如说本来他们就是打算分开站的;但拳法、神枪和术士就不同了,这一组铁三角的职业配合紧密无间,要想穿插成功,起码也要三个沐雨橙风的火力掩护贴着脸开炮才有可能啊!

 

叶修是什么时候开始部署的?

 

即使是另外的两位心脏,也只能判断出个大概来,具体到什么时间,还要等他们出来了自己老实交代。叶修的穿插绝对不是单枪匹马的孤注一掷,现在看了结果再回去逆推,就知道之前一叶之秋和石不转一些难以理解的小动作,都是在悄无声息的策应君莫笑!

 

黄少天估摸着观众惊叫,大抵是因为两位阵鬼同时阵亡,并且被突然冲进敌营的两位角色吓住了,真正为了其中两队处心积虑的谋划、腹背受敌抢下强杀机会的技术含量而惊呼的,黑压压的人群中也只有一小撮。

 

“这不太好打啊。三对三,张新杰已经快GG了。”盯着看了半天,黄少天憋出一句。虽然他一直聒噪的和方锐互相抬杠,可实际上也是一直观察着战局的。石不转因为一直在维持所有人的血量,此刻的蓝几乎快要见底,现在的他连留出一记复活的余力也没有了。要说没有蓝的牧师有什么用,大概就是无痛版的人肉沙包吧!

 

“神枪也快没了。”肖时钦提醒到。他心里突然咯噔一下,想起一件事情。

 

你看这个没有蓝的石不转,是不是表情不太对呀?

 

你看这个十字架,是不是泛着寒光啊?

 

你看这个叶修,是不是又想让牧师做一些出格的事情啊!

 

上次叫张新杰守擂的,不就是这个不要牧师的小坏蛋吗?!肖时钦自暴自弃的想。

 

石不转的血量是优势,可是荣耀不是一个比血多血少的游戏,唯有彻底击杀,才算是真正的胜利。

 

没错,如果带着偏见的眼光去看一个没有蓝的牧师,那么同样也可以把血条稀薄的神枪手一视同仁!你有伤害,可你有命输出吗?

 

甚至不需要叶修的指示,石不转已经动了。大家就眼睁睁的看着,有着团宠之称、身为荣耀里最需要保护、最善良温和治愈的职业,牧师石不转,抡着巨大的十字架,目的性极强的向着神枪手冲了过去。

 

 “我晕,老叶终于把张新杰带坏了!”黄少天哭笑不得的感叹一声。

 

神枪手虽然没遭遇过这么刚强的牧师,但是对于伤害也有躲避的本能。张新杰的意图正是如此,只要能为君莫笑和一叶之秋吸引片刻的火力,他坚信着他们一定能抢出一次先机。

 

石不转血条清零!

 

神枪手被攻击,拳法家和术士是不可能坐视不理的。在三人的强力输出下,一心赴死的石不转达成了他献祭的初衷。

 

神枪手血条清零!

 

自然,一叶之秋和君莫笑也不会袖手旁观,只需要小小的技能溅射伤害,本就残血的神枪手也被击杀。

 

 决定胜负的二对二!

 

拳法家已经高高跃起——霸皇拳!

 

这是一个发招极快、判定极强、威力巨大的蓄力技能。拳法在神枪和石不转缠斗时就已经开始蓄力,一记直拳旋风似的冲向君莫笑面门。因为霸皇拳蓄力虽长,出招却和普通攻击一样毫无停滞,就算君莫笑反应再快,也不可能逃离霸皇拳的攻击范围了!

 

格挡!

 

千钧一发,君莫笑回身格挡!

 

 霸皇拳命中了!

 

 君莫笑,生命2%!

 

这是一个相当危险,也相当诱人的血量,只需要堪堪一个低级技能,就能让君莫笑血条清空。

 



术士发动进攻!

 

巫毒术!

君莫笑的生命只有2%,巫毒术是必中的锁定性技能,虽然直接伤害不高,连硬直都没有几秒,但是却有接下来持续十秒的间接伤害。

术士和拳法家的血都不多,甚至蓝也几乎见底。他们疯狂的攻击,终于也还是会被蓝耗限制的。

           

所以术士拼了,巫毒术已经是他可以放出的最后一个技能,如果击杀君莫笑,说不定就还有胜机!

巫毒术命中了!

           

这个技能本来就无可躲避,虽然施法时间长,但是却有很强的锁定性。并且这是贯通魔法,不是盾或者队友可以挡住的。

小回复术!

君莫笑什么时候开始吟唱的他不知道,但是那回复术却在巫毒术命中的一瞬间生效了。小回复术是缓慢的跳血回复,这和巫毒术的作用效果有点相似。

虽然小回复术的回血量完全不能和专业术士的诅咒伤害去比,因为它的持续时间只有短短三秒,但是足够了,三秒内,那回复量刚好可以挡掉巫毒术的掉血量。

看着一时间屹然不动的血条,术士和拳法家的心里都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而叶修,就是会把这个预感变成现实的人。






伏龙翔天!

君莫笑虽然一直在操作,但他操作的技能都是相当基础的低级技能。在拳法家和术士已经油尽灯枯时,他却还保留着足以放出一记伏龙翔天的蓝。

一叶之秋站在了他的背后,无需多言,这便是终结的一刻。保留了最后的绝招,孙翔再不犹豫。

伏龙翔天!

艳丽的斗气缠上了却邪和千机伞。君莫笑和一叶之秋,此时此刻,他们的动作完全一致。

闪烁的光影,两把战矛,龙一样的魔法斗气升腾而起。

君莫笑的血已经完全空了,巫毒术的耗血是持续性的。但是如此同时,那两条几乎一模一样的巨龙交缠在一起,狠狠的吞噬了拳法和术士。

这一幕太过动人,伏龙翔天,两记伏龙翔天!血一样晃动的光,像是焚烧着坠落的流星,终结了法国夺冠的希望。

君莫笑身子歪了下去,虽然是借位,但是颇像是倒在了一叶之秋怀里。

 



“中国队必胜!”

 

会场里人数最多的人种掀起了巨大的欢呼,甚至许多法国队的粉丝也在尖叫。这太令人惊心动魄了,无论是那两记几乎合为一体的伏龙翔天,还是君莫笑凭一人之力连续击杀战法和鬼剑完成穿插战术,都太令人激动和佩服了。

 

“我们是冠军!”黄少天声嘶力竭的呐喊,方锐也在嚎,两个人较劲似的越嚎越大声,震得楚云秀表情痛苦。她想,先端一下人设,要矜持,要优雅,要表现出对结果没有半点出乎意料……

“算了,中国队牛逼!!”楚云秀跟着两个人一起大喊。

 



肖时钦和喻文州站着,表情非常凝重。

 

“我打算领完戒指就向叶修求婚。”

 

“巧了,我也是。”

 

虽然只是句玩笑话,喻文州却眉头一皱,觉得事情有点不对。

 




我们是冠军!

 

这种时候,谁还有心情想别的。过程和结果都太令人兴奋了,好几个粉丝直接晕倒在了会场。几乎挤不进去的医护人员大声维持着秩序:“让一让,让一让!”

 

被抢救出来的晕倒粉丝鼻血流了满脸,医护人员把他扶起来时,他慢悠悠的睁开眼睛。

 

“啊!!!!叶神!!!!!”

 

近乎悲惨的长啸一句,大家都知道他只是太激动了。那振聋发聩的声音还没能扩散开来,粉丝又刷的一下晕过去了。

 

护士小姐姐不满的嘟哝:“妈的,老娘也是叶粉啊,凭啥你看叶神比赛,我看叶粉晕菜?”

 



苏沐橙在医院看的转播,当看到君莫笑和一叶之秋联手放出的伏龙翔天,她突然泪如雨下。

 

这两个角色对她来说都有着无比深重的意义。苏沐橙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无论是曾经走过的血雨腥风,还是受过的冷言冷语,都是为了让她穿过一片又一片的荆棘,走向那片她深爱着的光。

 

叶修。

 

感谢荣耀,让我遇见你。

 

 我亦步亦趋的行走在泥泞里,叶修是唯一愿意照亮我的光,那双始终明亮的眼睛,坚定又勇敢到令人动容。

 

我从未怀疑,他只要轻轻吐出一口烟,一切想要靠近的伤害和苦痛,如笑话一般,摧枯拉朽。

 

我不会祝你荣光不老,因为那已是既定事实;你是我永远的传奇,是我用全部生命也难以丈量的无限荣耀。

 

 

END


 

作者没话说:

其实我也不想总是杜撰一些人物来写的,毕竟脱离原著总会有一种心虚的不实感。但是我实在没有产cp粮的才能,我只是一个喜欢叶叶的普通人,偶尔能把一腔因他而燃的热血写成文字,我就已经感激不尽了><

 

我最爱的叶叶,生日快乐!!!



评论(11)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