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捻桃吟

【一叶叶】朔望轮回

注:本文中所有的账号卡都和操作者本身毫无关系,大多数文字代表作者本人立场。



(1)

“一叶,来切磋两把!”夜雨声烦提着长剑走来,嘴里叼着一片叶子。

“滚!”树上轰来出一团滚烫的斗气,不偏不倚的砸在剑客脚边。

夜雨声烦不以为奇的绕开,兀自走向那树底,仰头说着:“别想了,换个操作者而已,谁还没换过咋地?”

“你就没换过。”一叶之秋冷冷道。

“迟早的事。”剑客摆摆手说:“你难道指望黄老板退役了带我一起?再说了,你看看人家索克,索克说什么了吗?”

不远处被cue到的索克萨尔伸出头来:“叫我干嘛!”

外表温和儒雅的术士,宽大的袖管里却藏着一杆烟枪,时时窥见他抬手偷吸几口,像只偷腥舔爪的狐狸。他这爱好是和上一任操作者学的,只是那人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你们懂个屁。”一叶之秋换了个躺姿,表情阴沉至极。

“所以你怎么样了呢?新来的操作者让你变弱了吗?”索克萨尔问。很明显,长期呆在喻文州身边,耳濡目染,体贴这个优良性状被他承袭下来。

一叶之秋闭眼答道:“…马马虎虎。”

这里是属于荣耀的位面,一切都源于某星球那款名为“荣耀”的游戏。没有人知道,小小的闪存芯片中藏着小小的灵魂。这微不可察的意识波所拥有的一切,都来自他们无上的造物主——账号卡的操作者。

接下来的一切就全由主人们决定了。他们愿意在任何地点上线,或森林,或海洋,或余晖未尽的悬崖旁。他们愿意制造任何装备,或战矛,或长枪,或紫电青霜,或勇绝鱼肠。那些漂泊的灵魂于是寄居于这份宠爱和希冀的热量,能在渺小和卑微之余,触到屏幕前那人的一点感想。

而在操作者可以看到角色任何属性的同时,他们这些人却只能感知主人对他们的操控,通过频道里跨越次元的文字泡,读取操作者的意图和愿望。

次元壁坚不可摧,那边的世界迷人而遥远。

账号卡的实力与操作者的技术水平直接相关,也可以说这就是他们灵魂掉落的一小部分。于是荣耀位面的人都和主人或多或少的存在相似点,尤其是在游戏中最突出的特征。

普通玩家的账号卡到此为止,高手们的却能看见
操作者的脸,更厉害的还能听见点声响。

……虽然大都朦朦胧胧,不切实际。

可一叶之秋是不同的。

他是荣耀位面公认的最强,他的操作者传递的精神就是这样强悍,以至于许多账号卡都羡慕他。虽然对于自己的主人当然是忠心不二的,可谁不愿意成为无阻无挡,无敌无畏的斗神呢?

而今他终于易主,操作者更换为另一个天才青年。

很明显,质疑他会因此实力衰退的人被却邪狠狠的教育了,一叶之秋本人也并没有觉得曾经充斥于全身的那股澎湃有所减损,甚至没有丝毫变化。只是,他再也看不到那边的世界了。

对此,索克萨尔安慰他说,喻文州刚接手他时他也什么都看不到,久了就好了,千万别怀疑一张神级账号卡的操作者,无论几经流转。

可索克不懂,一叶之秋与那个世界的牵连羁绊,完全和他们不同。他绝不仅仅只能看见操作者的脸,听见稀疏遥远的声音,他是最特殊的。

他能看到叶修年轻的脸庞,眼里充满的是他们这个世界的光与影。他能感知指尖与键盘弹跳的触感,像被抚动的能发出妙美音律的琴。他能听到或感慨或失望的叹息,尽管它太轻太轻,像一片细腻温柔的雪花。

他甚至能看见叶修背后的墙,贴满了一叶之秋的海报,签上飘逸的二字签名。嘉世红色的队服时常挂在椅子上,有时也要搭在小队长不太宽厚的肩上。这个叫叶修的人对他爱不释手,随身携带,同寝同食。

甚至于,曾在一片温暖的黑暗中,他感到他的操作者用无比温柔的唇触碰、摩挲,然后亲吻了这张卡。

他大概是很爱很爱我的。一叶之秋想。





(2)

然而有朝一日,终于,他再也看不见屏幕前那张思念着的脸了。曾经拥有过的一切好像只是荣耀之神心怀怜爱的馈赠,当他离开后当然也无情的全数收回。

他不知道叶修为什么离开了,作为叶修力量的直观表现,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握着鼠标正在操控他的人究竟有着怎样的实力。衰老、倒退根本和他毫不沾边,叶修完完全全就是一头精锐的龙,从来掩不下瞳孔中无休止的热爱和野望。

他想念叶修的温度,想念那个世界已经看过万遍却从不厌倦的某一镜头。然而从来没有人、也绝不会有人问过他的意见,一叶之秋没有选择。

而他就算用尽了力气去反抗,去争夺,去挽留,那边的人都是看不见的。他的努力可笑又徒劳,却偏偏四肢百骸都在呼啸,非让他跪行于地,对着永不撼动的次元壁疾呼。

荣耀是简陋到连痛感都不曾设计的位面,可是一叶之秋却觉得心好沉重,跳动是凝滞的,懈怠的,带着无数黏腻的血管,每一下都要他痛呼。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强行被分开,剖面粘连着灰红的脉络和组织,像死去了很久的内脏。

叶修松开了他。

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只是紧紧的握住手里的却邪。斗神茫然的立着,捂紧胸口,敏感到每个关节都在发力。他直觉如果不警惕的这样做,今天的事情也许会变得更遭。

他的主人离开了,似乎像往常任何一次拔卡下线。

一叶之秋想发声,但他赫然意识到他没有任何立场。他不是人,他不是一个完整的人,他只是惶惑而虚无的意识电流,根本不可能选择命运。可为什么要给他窥见神冰山一隅的机会,赐他爱慕神的深邃感情,予他并肩的资格和力量,却不愿让他哪怕一次,将所有虔诚而钟爱的话语娓娓道来?

我好想见他。无数的失落和迷惘中,这个念头太清晰。




(3)

在看到君莫笑的时候,一叶之秋就能笃定,他背后的操作者一定是叶修。

没人有能力操纵变化多端的千机伞,也没有人能凭一己之力,在资源丰富的新区与势力庞大的各大公会周旋。

他该骄傲吗?可他已经不是叶修的账号卡了。

紧接着,他愕然意识到,自己或许会站在叶修的对立面,像无数次向对手发起进攻那样。再也不会有相惺相惜的四目相对,再也不会有胜利后淋漓的烟,再也不会有心之所向——所向披靡的斗神。

再也不会有镌刻入灵魂、近乎快感的战栗。

于是一叶之秋在尖刻的痛苦中将目光转向君莫笑,这个看起来没精打采的家伙。他绝不承认这是叶修意志的一部分,要不然怎么会如此颓懒,甚至连名字都带着莫名其妙的嬉皮?

“那你敢来打一场吗?”君莫笑冷眼飘来。

而他越是轻描淡写,越是漫不经心,一叶之秋越觉得他满怀了炫耀和暴殄的恶意。五脏六腑都在搅结——叶修选择了他?而不是我?

凭他连职业都没有的卑劣身份?凭他30级不到的贫瘠法力?凭他随性丑陋的混搭装备?还是凭他与“斗神”云泥之别、人人堵杀的好名声?

意难平!意难平!!意难平!!!

“来就来!”一叶之秋横起战矛,眼里是无际的阴霾与怒火。

君莫笑攻势渐锋,一叶之秋锐利不减,可终究,新的账号卡不过27级,太轻易被神级账号卡挑落,伤痕累累的跪服于足下。

“你赢了。”君莫笑依然从容。

“所以呢?你知道他最痛恨失败。”一叶之秋漠然道。

“失败的是我,不是叶修。”君莫笑不疾不徐的扶着千机伞站起来:“我会输是因为配置不如你,技能没你多,等级没你高,操作者使用时间不够长。你以为你很厉害吗?有哪一样不是叶修为你缔造的?”

“而且,用这样的我战胜这样的你…你说,叶修会不会更觉得胜利值得欣喜?”君莫笑悠悠道。

一叶之秋置若罔闻,拎起战矛绝然离去。地图上空晕染了夕阳的颜色,而他铁色的盔甲沉沉入暮,像即将走进深夜的一尊雕塑。

如果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步履间隐藏极深的局促。




(4)

然而终究是账号卡,意识之上是被键盘操控的,绝对服从的前提。就算一叶之秋惶惶不安,他的本体却必须听命于操作者。

却邪挥舞。视线里,飞舞的血花,漂溅的光影。

那个清晰又温柔的人再也看不见了,新来的操作者的面目却在慢慢浮现。正如索克萨尔说的那样,不要怀疑任何一张神级账号卡的操作者,他们总会得心应手,总会有一天建立起曾经的默契。

可是这面目未免太模糊,和任何一张账号卡能看到的都一样。一叶之秋甚至要怀疑,之前看到的,真的不是悲伤中浑浑噩噩的臆想吗?

当然不是。当然不会是。

再过十年,一百年,无穷无尽的时间,他都不会忘。那种心有灵犀的碰撞,无限热爱的温柔,只要撞开次元壁,就能紧紧拥抱的信任。他忘不了,他不会忘,他也不能忘!

没有人能再把这一切重新还给他了。




(5)

如果一切都尘埃落定,或许他会沉默到最后。

可偏偏,噩梦的树枝要生出歪斜的虬干,总有幸运的人能碰到它,然后脱离苦海。

最让人无法释怀的不是那树枝没伸向自己,而是在它若即若离的飘过,就在触手可及的指尖,却仅仅只是在这满怀希冀的一刻,伸向了旁边翘首以盼的另一个人。

“我要沐雨橙风。”

这是他离叶修最近的一次,天意人意,终究还是给了他一次机会。只要叶修选择了一叶之秋,他就能回到那双熟悉的手上。他离家,离心,离叶修最近的一次啊!他连想都不敢想,念也不敢念,几乎是最欣喜的梦里才有的一次,唯一一次机会啊!

可是叶修没有选他。他说,我要沐雨橙风。

一记破空的拳头,狠狠擂进最柔软的地方。一叶之秋没有痛觉,却觉得双耳都在嘶鸣,眼前是斑驳闪烁的黑点,好像下一秒,就要汩汩流出血来。

再然后,酸味和辣味从肺腑涌上来,直挤进喉咙,凝聚成一股作呕的痛感。比却邪更锋利的刀和剑从背后插进骨骼,一把,两把,无数把,直到体无完肤,直到肝肠寸断。所有的思维,简单的深沉的,全变成一腔碎肉和血,变成愤怒无比的措辞和质问。

他没有选我。

我曾是贴近他皮肉,最知道他温度的灵魂。可是再来一次,他没有选我。




(6)

“你以为你很重要吗?”君莫笑面无表情的站在他面前。千机伞抵着却邪,谁都不肯退让一步。而沐雨橙风保持安静,只用眼神表明了一切立场。

“他享尽红眼之妒白眼之忌时,你在哪?”

“他迫受算计和抵触的失败时,你在哪?”

“他独自一人踏入风雪,独自一人重回征程,独自一人砥砺前行时,你又在哪?”

“你做了什么?为他摇旗呐喊吗?为他捶胸顿足吗?为他痛哭流涕吗?他听得见看得到,或者说他需要吗?”

“你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一种感情的宣泄,一种自以为义愤填膺的帮助。可他甚至从还不知道你的存在。”

“你以为你陪伴他获得荣耀,可你至始至终,不过是个什么也没做,什么也不用做,什么也做不了的魂灵。而叶修所追求的,从来都是胜利和冠军。你觉得你很重要吗?你现在还觉得你很重要吗?”

一叶之秋呆立在原地,神情恍惚又绝望。

君莫笑却是在怒吼般的诘问后,露出了一个轻易破碎的笑:“你当然很重要。”




(7)

“他现在选择一叶之秋,然后呢?带着价值千万的斗神去一个连重新培养新的沐雨橙风都做不到的网吧战队吗?让原本建立起来的散人核心打法付之一炬吗?让无人可接手的君莫笑从此再度沉寂,或者让队里另一位已经成型的战斗法师沦为可有可无的替补队员吗?”

“他舍不得大家长久以来的努力。更舍不得让载誉无数的斗神在他手里辗转后重获一个晦惑的未来……”

“于是他放开所有温暖安全的彼岸,走上摇摇欲坠的浮木,然后,决意自沉沦。”

痛是他的,所有的都是。你,我,我们,都只不过是伤口外面最暗淡的伤疤。





(8)

但是他还是爱你。比一切都掷地有声,没有人有资格质疑他胜明火热烈的钟爱。

你是他长久以来最伟大的骄傲和荣耀。

“……或许你还不知道,他始终对你抱着极大的期待和祝福。也就是这样,你的力量才生生不息。——尤胜当初。”




(9)

“骂完了吗?”沐雨橙风问了句。

“完了。”君莫笑说。

“那把东西给他吧。”沐雨橙风说着。

君莫笑掏了半天,悉悉索索的摸出个小盒子抛过去:“看你这么可怜,勉强给你见他一面吧。”

一叶之秋稳稳接住,打开,赫然是一枚发光的戒指。他略带疑惑的看过去,显然并不知道这是什么。

“我拜托我们队的昧光黑了主机,这是唯一可以通往那边世界的好东西。不是想见他吗?还愣着干嘛?”君莫笑没好气道。

“谢谢……可是你没有用它么?”一叶之秋想伸手擦擦眼泪,能让他显得不那么窘迫。

“我也想啊。你可知道这戒指使用的唯一条件是什么?”君莫笑说。

一叶之秋笨拙的摇摇头。

“是荣耀之神的吻。”

君莫笑无奈的看着他,似是有点恼怒。





(10)

梦一般的,一叶之秋正站在兴欣训练室门口,身体透明。

君莫笑交代的是,一定不能碰任何一个荣耀玩家,最好不要靠近。因为每一个荣耀玩家身上携带的都是远远超出荣耀位面最大负荷的能量,轻碰一下,就会灰飞烟灭。

最好在戒指的时效完全消失前回到这个世界,否则在次元穿越的过程中,很可能会因为被卷入能量的飓风而死。

穿过门,走进房,远远的看上一眼,平难平之意,了不了之结。

一叶之秋却罕见的踌躇了。他慢慢的挪动脚步,身体穿过坚硬的物质,视线恍然过后重新变得清晰。

他看到两个人坐在电脑前,一男一女。姑娘做的笔直,眼神专注的盯着屏幕,手上操作不停。而她旁边伏着一人,双臂为枕,身上披着一件红色的外套。

那外套稍微短了些,应该是女孩子的衣服。

一叶之秋屏息着。

这里的一切都很陌生,但有些东西却没有改变。比如新的队服依然是红色,又比如他们身后英姿飒爽,属于一叶之秋的海报。

再比如,小队长沉沉睡去,肩上挂着队服的身姿。

一叶之秋太怀念这些,可他根本没有时间感叹。戒指的光一下比一下黯淡,他如果不更专注的看着叶修,或许再也没有机会了。

而且,他也欣喜于比起不变来,更多的变化。

几年前的叶修,在经验意识和手速都是巅峰的时刻,却被栓在了几个人心涣散的队友身上。他的年轻和强大一次次被埋没,终于最后走到了缘分尽头。

现如今,他有了一群互相爱着的队友,尽管并不成熟。

但未来可期。




(11)

他注视着那半张温柔的侧脸。叶修一直没变。

戒指的光终于完全的黯淡,时间到了。

一叶之秋要重返他的荣耀世界了。

在准备被召回的一刹那,他突然感受到了一种极为强烈的悸动。这是属于内心深处最渴望的归属感,没有人能抗拒。

比起回去,他更愿永远的留在这里。

于是他丝毫没有犹豫,一步步奔上前,顶着巨大的压强,一叶之秋没有停顿。

他努力的伸出手,努力的想要拥抱叶修。然而在他碰到的下一秒,巨大的能量将他撕成金色的碎片,哗然散落。

而没有维持太久的剧痛席卷一叶之秋的瞬间,他脑海里竟然浮现出那幅巨大的海报。一叶之秋威风凛凛的站着,身上写着叶秋二字,潇洒飘逸。

如果可以,他希望可以签上“叶修”。





(12)

斗转星移,朔望轮回。一切都没有改变。




(13)

“咦?”轮回战队正在检查各角色装配数值的技术成员皱眉道。

“怎么?”一旁工作的同事凑过头来。

“你看一叶之秋的全重,116.053千克……你还记得上一次我们记录是多少吗?”

“116.074千克?好像少了几克呀。”

“各部件没有异常,可能这次更新暗改了某样装备吧。”

“21克而已,大惊小怪的。”技量部的前辈责怪道。

“21?这数字还挺耳熟呀?”

“怎么,是你未来老婆生日啊?”又一同事打趣道。

“前几天在网上看到的,人死后体重会减轻21克。据说这可是灵魂的重量啊!”

“巧合而已,相信科学。”前辈说。

“相信科学!”技术人员亢奋的呐喊一声,埋头又投入到繁忙的工作中去了。






END


写的很仓促,因为实在是发生了太多的事,让我很伤心也很愤怒。想说的话都在里面了,只希望所有人都能对他好点。

最后    斗神永远是那个操纵着一叶之秋的叶修














































评论(13)
热度(170)

半捻桃吟

再也没有遇见比你更好的人。






===我是桃!纯食爱好者,墙头非常少😊希望圈子里的大家都能不拉不踩不比不ky 开开心心产粮吃粮😘做一个快乐的叶粉姑娘♡

© 半捻桃吟 | Powered by LOFTER